惊人院

非正常故事研究中心,微信公众号惊人院在lofter的阵地。每天七点微信公众号准时更新,欢迎关注。

他被判刑那天,父母正忙着生二胎



每个孩子都是一张白纸,父母是在纸上作画的人,孩子会变成什么样,取决于父母给他画成了什么模样。


1

高小龙被判刑那天,他的父母都没来。


那一天,高小龙的父亲高俊站在考场外,准备迎接新一轮的考试。同一时间,高小龙的母亲躺在病床上,脸皮黑青,病房内一片死寂,只有她微微隆起的肚皮一起一伏。


考场外,高俊多年的好友兼邻居王城走了过去,拍拍他的肩膀:“不要有心理负担,好好考。”


高俊苦笑一下,王城不知怎么继续安慰,只得尴尬地转移话题:“这次你就别想那些歪路子了吧······”


“我哪敢?”高俊苦笑着指了指自己微瘸的左腿,这是他儿子亲手打断的,“难道我还想再生一个畜生?”


2

如果要说高俊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应该是二十三年前参加的那次亲子养育认证考试。


那一年,高俊刚结婚不久,媳妇就怀上了身孕。在初为人父的喜悦中,高俊心中还有些许忧愁:如果不能通过亲子养育认证考试,等到孩子一生出来就会立刻被养育中心带走,由该机构统一抚养——这是《亲子养育条例》明文规定的。


那些年,熊孩子泛滥成灾:小女孩电梯殴打男童、小男孩地铁推倒孕妇、不良少年在大街上持刀无差别砍杀······案例不胜枚举。最终,在各方的推动下,《亲子养育条例》应运而生。


这项条例很简单,总结出来就一句话: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做父母,只有通过亲子养育认证考试的夫妻才有资格抚养孩子。


在媳妇刚刚怀孕的时候,高俊就带着媳妇去国外检查过了,是个男孩。


当年,高俊的父母为了生儿子,愣是在他前面连生出三个女孩,这让他从小就独得宠爱。等轮到高俊这一辈,三个姐姐又生了三个女儿,高俊媳妇肚子里的独苗就成了三代单传,所有人都眼巴巴地望着。高俊不能接受自己的儿子被别人抢走,就算他接受,他的三个姐姐、一对老父母也不能接受。


但亲子养育认证考试的考察范围上至三观哲学,下至英语高数,总通过率不超过65%······这对十八岁就辍学的高俊无疑是难如登天。


被逼得实在没办法,高俊托人买了一份答案,卖家说包过。


考试那天,高俊胸有成竹,他看到邻居王城正在旁边哆哆嗦嗦地背书,顿起怜悯之心,悄悄凑到王城耳边说:“我这里有答案,你要不要?”


王城一惊:“你怎么有答案?”


“你别管那么多,要不要?包过!”


王城正义凛然地拒绝:“这可是亲子养育认证啊,怎么能作弊呢?我不要!”


高俊毫不客气地翻了个白眼,他最看不起王城认死理的劲头。


高俊逃课的时候,王城在学习;高俊打游戏谈恋爱的时候,王城还在学习。学习了十几年的唯一效果就是俩人初中高中都在同一个班上,分数名次也无限接近。老师曾感慨地说:“这就是差距啊,要是高俊能有王城那么努力,考个重点大学没问题!”


这句话高俊记了几十年,虽然最后王城顺利地考上了大学,但在高俊眼里,自己依旧要比王城厉害得多。


既然王城如此有骨气地拒绝了,高俊也没有多说什么。


3

一个月后,考试的结果下来了,高俊九十四分,王城四十九分。


拿到结果的那天,高俊带着怀孕的媳妇下馆子吃了一顿,回来时路过王城家门口,听到里面正在上演“河东狮吼”,其中还夹杂着王城的求饶:“我真不是有意的!那些东西我都记在脑子里,但我没注意把选择题的顺序涂错了······”


又一个花盆破碎的声音,紧接着是王城媳妇中气十足的一个字:“滚!”


门开了,王城灰头土脸地走了出来。


高俊忍不住揶揄:“怎么,后悔了没?”


王城瞪了他一眼,不说话。


高俊和王城不光是同一天参加考试,俩人的媳妇也是同一天进的医院,生出了两个圆滚滚的大胖小子。


这边刚生完孩子,养育中心的工作人员就来了,让王城和媳妇签了一份文件,转身就抱走了孩子,只留下一句“反正孩子是你们的,随时都可以来养育中心探望”。


王城媳妇终于忍不住了,扯着嗓子大哭起来,王城也在旁边抹眼泪。


养育中心的工作人员走远了,高俊松了一口气,逗了逗怀里的孩子,没料到自己当初的决定如此明智。


一个月后,高俊媳妇和王城媳妇同时出了月子,但门对门的两家人却是天壤之别。高俊的父母、爷爷奶奶,还有他的姐姐姐夫们,每个人都拎着大包小包,排着队来观摩老高家的独苗。


另一边王城家门可罗雀,整日乌云盖顶。王城清楚是自己的原因,在媳妇面前气都不敢喘,生怕触了霉头。但即使如此,媳妇依然时常给王城甩脸色,等到产假一结束就回公司上班去了,在这个冷清的家里不愿多呆一秒。


高俊现在是尾巴翘上了天,每天都抱着自己的宝贝疙瘩来串门,他还偏偏最喜欢挑王城两口子都在家的时候。


“王城你就是太轴了,”高俊拍着大腿说:“我答案都给你递到眼边了,你非不要,结果现在孩子被抱走了吧?”


王城脸涨得通红,紧张地看了一眼媳妇,“这不是普通的考试,我要对孩子和社会负责······”


“负责就该把孩子放在自己身边!”高俊拔高了嗓门,“别太把那个扯淡的考试当回事了,一个小孩子,能有什么危害?退一万步说,小孩子调皮点是正常的,成年人多担待一点不就成了?你看我小时候多混蛋,十里八乡都是有名的,我现在不也好好的吗?”


高俊说得口干舌燥,反正炫耀的目的也已经达到了,他临出门时又回头补了一句:“都说父母是孩子最好的老师,这老师能离学生太远吗?”


当天晚上王城被媳妇撵到客厅睡觉,自那以后,他见着高俊就绕路走。


半年后,王城媳妇才原谅王城,或者说,她终于接受儿子被带走的事实了。


父母随时都能去养育中心探望,王城和媳妇看着孩子在育婴室里伸伸小胳膊,张张小嘴,一群专业人员围在孩子身边照料,屋里还放着可以促进大脑发育的古典音乐。孩子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他们做家长的又能说什么呢?


况且,根据数据反馈,在养育中心里长大的孩子有更强的学习能力和适应能力。也许对孩子来说,这样才是正确的选择吧。


4

高俊给儿子起名为高小龙,当高小龙长到三岁的时候,就已经学会如何利用孩子最大的武器:哭,闹。


王城曾在路上偶遇过高俊父子,那时高小龙看上了一个会发光的玩具,哭喊着要买,刚好赶上高俊没有零钱。来往人纷纷侧目,指指点点。高俊的老脸挂不住了,当场就扒了高小龙的裤子,打起了屁股。


王城不忍再看,转身走了。晚上回家的时候,王城发现高小龙正摆弄着那个新玩具,脸上还挂着天真的笑。


在高俊的滋养下,高小龙七岁的时候就已经长得圆圆滚滚,肥嘟嘟的手里永远都不会空着,要么是零食,要么是玩具。除此之外,他还练就了顺手牵羊的功夫,凡是他看上的,不经过主人同意就敢擅自拿走。


王城有一个存钱罐,里面没什么钱,就是一工艺品。但高小龙看中了,哭喊着要。王城媳妇本就不喜欢这个孩子,所以没给。结果高小龙不哭了,直接抓起存钱罐摔在地上,扭头走出门的时候,还对着王城媳妇“呸”了一口。这把她气得不轻,当即向高俊告了状。高俊嘴上说着赔钱,言里言外却在揶揄她小气,居然跟一个孩子斤斤计较。


高小龙还有一副好嗓子,他喜欢尖叫,不分时间、不分地点、不分场合。老式建筑的隔音效果都不太好,只要高小龙一尖叫,楼上楼下都听得一清二楚,大家苦不堪言。


高俊非但没觉得有问题,甚至还喜滋滋地炫耀:“看见没有,我儿子有音乐天赋呢!这嗓子,唱高音没问题啊!”


于是,在这种近乎鼓励的默许下,高小龙将男高音看做自己的人生理想。他不光下课时尖叫,上课时也叫。老师为此训斥他,高小龙直接唾了老师一脸口水,年轻的女老师气得浑身发抖,甩了高小龙一个大耳光。


这一个耳光算是捅到马蜂窝上了。当天下午,高俊呼朋唤友,拉来几十口人堵在学校门口,要给高小龙讨公道。


“这么小的孩子,居然下得了手!”高俊媳妇一马当先,率先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我儿子不过是不小心把口水溅到了老师的衣服上,就被狠狠甩了一巴掌,我家孩子才七岁啊!”


亲友团接着轮番上场。


“我们老高家就这一个男孩!要是脑袋打坏了,考不上好大学怎么办?你们要负责!”


“万一孩子被打出心理阴影,患上了自闭症,谁来承担责任?”


“学校害人,老师缺德!”


············


学校无奈,只能打电话报警。但警察来了也很为难,毕竟学校不占理,只能按程序走。先把高小龙弄进医院里,从脚趾甲到头发丝检查了一遍。事实证明,那一个巴掌实在没啥效果,连个手掌印都没留下。在高俊的指导下,高小龙学会了装病。虽然检查结果显示没问题,但高小龙一会儿说肚子疼,一会儿说脑袋疼,势必要在医院里赖下去。


每住一天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包括吃喝拉撒全由学校负责。


饶是如此,高家人仍然不松口,每天都到学校里闹,还开始编排老师的坏话。


“据说那个老师私生活可乱了,专门和有妇之夫瞎搞。”


“听说了,她好像还去医院打过胎呢!”


············


女老师苦不堪言,只能选择辞职。学校最后赔了一大笔钱,终于将这群人打发走了。


高小龙出院那天,高家人像迎接英雄凯旋一样把他接回了家。高俊拍拍高小龙的肩膀:“不错,有经济头脑,不愧是我儿子!”


5

就这样,高小龙有恃无恐地长大了。他天不怕地不怕,因为知道自己出啥事都有人兜着。


他骂人,他爹兜着;他打人,他爷爷奶奶兜着;他偷鸡摸狗,他三个姑姑兜着。稍有不顺心,他就在家里砸东西,有时还会攥起小拳头对父母动手。小拳头砸在自己身上,高俊非但没阻止,还颇感欣慰:我儿子挺有劲啊,身体不错!


高小龙十二岁时,高俊刚刚换了一辆SUV,高小龙吵着要试,高俊一想,反正儿子迟早都是要学车的,不如先自己教。高小龙天生对机械感兴趣,只学了几次,居然就能顺利上路了。


学会开车以后,高俊放心地把车钥匙交给了儿子,就这样平安无事地过了一年多,就连高家人似乎也忘了高小龙只是一个未满十四岁、没有驾驶证的孩子。


意外发生在一个燥热的傍晚,高小龙一如往常地开车兜风,不单是无证驾驶,还喝了几瓶啤酒。


这一次,他的好运气终于用完了,车在驶过一个路口的时候被交警拦了下来。当交警让他熄火下车的时候,他拒不配合,居然还恶言相向。


交警也没含糊,直接把高小龙收押,然后给他父母打了电话。


“喂,高小龙犯事了,请赶快来交警队一趟。”


“我儿子怎么了?”


“无证驾驶······”


交警话还没说完,高小龙母亲的声音就像子弹一样发射出来:“我儿子无证驾驶怎么了?他开车从来没出过意外!你们不去抓那些违章逃逸的,非得抓我儿子干什么?我告诉你,我儿子要是受了委屈,我和你们没完!”


挂断电话,高小龙的母亲立刻联系亲友,大家一听高小龙受了委屈,立刻整装待发,一大家子人风风火火地赶到交警大队,看到高小龙萎靡不振地坐在椅子上,眼睛红红的,明显哭过了。


高小龙的母亲主动出击:“我儿子开车没出过一次事,你们凭什么抓他?”


“就凭他无证驾驶,还是酒驾!”


“酒驾怎么了?你没喝过酒啊?”


姑姑婶婶们也加入战局,叽叽喳喳地吵了起来。混乱中,一个交警被推倒在地。


后来,高家人没有接回高小龙,反倒把一大家子都赔了进去。罪名是扰乱治安,所有人都要蹲三天。


十六岁的时候,高小龙进了职业高中,学校里认真读书的人少之又少。高俊也不着急,儿子不喜欢读书这一点倒是和自己一样,“我儿子从小就有商业头脑,读不了书又怎么了?以后有的是大学生给他打工!”


高小龙的爷爷奶奶也表示,将来愿意出钱给孙子创业。


两年后,即将高考的高小龙辍学了。他说自己看中了一个商机,逼爷爷奶奶兑现承诺,老两口只能颤颤巍巍地掏出自己的棺材本。


在高小龙酒吧开业那一天,与他年龄相仿的王小明收到了北京大学的录取通知书。王城喜不自胜,买了许多鞭炮,放了足足半个小时。


经常光顾酒吧的顾客,多是高小龙的狐朋狗友,赊账、闹事,一样不少。酒吧在风雨飘摇中坚持了半年,终于歇业。


高小龙尝试过找工作,但学历限制了他,辛苦的工作又不愿意做,高小龙索性待业在家,开始光明正大地啃老。


6

2037年春天的第一场亲子养育认证考试结束了,高俊和王城肩并肩走出大门,俩人都松了一口气。尤其是高俊,感觉全身骨头都被抽走了似的,没有一丝力气。


“你媳妇几个月了?”


王城比出了三根手指:“三个月,你呢?”


“还真是缘分,我媳妇也三个月了。”高俊看着王城,好像在看一面镜子。


“你媳妇没事吧?”


“没事,就是受了惊吓,需要保胎。”高俊的声音有些发颤:“他是真想杀了他妈,还有肚子里的孩子。”


“······孩子没事就好。”


天很蓝,高俊望着头顶的云朵出神:“我有时候在想,如果我二十三年前没有作弊,把小龙······那畜生也送到了养育中心,那他会不会也像你儿子一样优秀?”


王城愣住了,只能嗫嚅着说:“应该会吧······毕竟从养育中心出来的孩子大多数都很优秀。”


“是我害了他······”高俊的腿又开始疼了,这是一年前,被高小龙亲手敲断的腿。


高小龙二十二岁的时候,已经在社会上混了四年,结交了许多道上的兄弟。随着江湖气越来越重,高小龙的眉眼里多了几分凶狠,也变得很少回家,就算偶尔回来,也是问父母要钱,可惜家底早就在他开酒吧的时候掏空了。


喝酒、打牌都是要钱的,家里不给,高小龙就偷,甚至光明正大的地抢。


一次,高小龙去爷爷奶奶家要钱,当时家里只有奶奶。


“快点给我吧,我朋友还在外面等我呢!”


奶奶气得破口大骂:“我们棺材本都给你了,没钱了!滚,你给我滚!”


“老东西,”高小龙不再废话,开始翻箱倒柜地翻找。奶奶用拐杖敲高小龙的腿,伸手去拽高小龙的衣袖,苦苦哀求。


高小龙随手往后一推,奶奶步伐不稳,一下子摔倒在地,头砸到了柜子上。柜子上的观音像落了下来,摔得四分五裂。藏在底下的钱也露了出来,是老两口下个月的医药费。


高小龙将钱塞进兜里,然后跨过瘫在地上的奶奶,扬长而去。


奶奶最终没抢救过来,死了。


高俊陷入了这辈子最艰难的抉择:一端是母亲,另一端是亲生儿子。思考再三,高俊掏出手机,想要报警。


“你疯了吗?”第一个反对的居然是高俊的父亲、高小龙的爷爷。这个刚刚痛失妻子的老人颤抖地说:“你要是报警,他坐牢了怎么办?他才二十多岁,还是个不懂事的孩子!如果留下案底,他这辈子就完了!”


第二个反对的是高俊的媳妇:“你要是报警,我就和你离婚!”


家里的七大姑八大姨也加入进来,他们纷纷表示,高小龙是无意的,高俊理应原谅儿子。更何况,高小龙再怎么过分,也是家里的三代单传。他要是坐了牢,高家就断后了。


高俊最终没报警。


高俊母亲出殡三天后,醉醺醺的高小龙回来了。他连鞋都没脱就进了门,一头扎到床上。


“你这几天去哪儿了?”高俊强压下怒火。


高小龙不回答,兀自翻了个身,扯起了呼噜。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高俊的身体开始颤抖。


“你耳朵聋了?”高俊怒不可遏,一巴掌甩到高小龙脸上。高小龙猛地张开眼睛,一脚踹到高俊的肚子上。


高俊狼狈躲闪,最后只能用手护住头。他猛地意识到,高小龙再也不是曾经那个哭闹着要玩具的小孩了,他长大成年了,他的拳头又硬又狠······


黑暗里,砰砰砰的声音此起彼伏。


不知过了多久,高小龙打累了,他一脚踹在高俊背上,狠狠唾了一口:“老东西,你少管我!”


“我是你爸······”高俊含糊不清地说,刚刚被打的地方像火烧一样疼。


“你也配?”高小龙笑了,雪白的牙带着寒光,他举起一个椅子,劈头向高俊砸去:“我还是你爸呢!”


一声惨叫,木屑四溅,骨断肉裂。从此以后,高俊的腿长短不一,每逢阴雨天膝盖都会隐隐作痛。


7

高小龙走后,整整半年都没回来。


高俊和媳妇商量,反正高小龙也没救了,不如俩人趁着才四十出头的年纪,再生一个。


经过半年的努力,媳妇终于怀孕了,碰巧王城的媳妇居然也怀孕了。这一喜事让整个高家都兴奋坏了,尤其是高俊的父亲,强烈要求他们去国外做检查,看看这个孩子是男是女。


高俊拒绝了,“不管男女都是我的孩子,我高家的东西都是他的。至于那个白眼狼,我宁愿把钱都捐了也不会留给他一个子!”


这句话辗转飘进了高小龙的耳朵里,很快,高小龙回家了。


当日思夜想的儿子出现在面前时,高母没有丝毫欣喜,她的第一反应是用大衣裹住肚子,怯生生一笑:“你回来啦?”


高小龙一把扯开衣裳,看到她腹部已经隆起,“去医院做掉。”


高母摇头,双手紧紧护住肚子。


“我是死了吗?”高小龙面目狰狞,胳膊上青筋暴起:“你们是不是巴不得我死掉,所以又怀了个小兔崽子?”


“没有,我们只是太孤单了······”


“孤单?我回来了啊,我才是你们唯一的儿子!”高小龙抓住母亲的手,把她往外拽。高母拼命呼救:“救命啊!救命······”


“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吧!”高小龙一松手,母亲摔倒在地,开始呻吟。高小龙来回踱步,思考如何解决这个未出生的炸弹。忽然,他看到厨房里的擀面杖。


“我当你是我妈才好好跟你说话,不要以为我怕了你!”高小龙举起擀面杖,对准高母的肚子,狠狠打下。


就在千钧一发的时候,路过的王城冲了进来,奋不顾身地扑倒高小龙。


当高俊匆匆忙忙赶回来,高小龙已经被押上了警车。故意伤害罪、盗窃罪、抢劫罪,数罪并罚,足够他在监狱里反省半生。


这一次,没有人替高小龙求情。


8

“每个孩子都是一张白纸,父母是在纸上作画的人,孩子会变成什么样,取决于父母给他画成了什么模样。” 王城吐了口烟圈,“这是《儿童教育》封面上的话。你知道吗,我也曾想过把小明接回来。有一次,我和他妈实在想孩子想得不行,我们就偷偷去了他上课的地方。当我走进教室的时候,我就放弃了这个想法——你知道我看到了什么吗?”


高俊摇头。


“我看到一个老师在给三岁的小孩讲道理。”王城笑了,“你也觉得很可笑吧?三岁的孩子话都说不清,但不要以为他们什么都不知道,三岁看八十,这句话是有道理的。


“太麻烦了······”高俊喃喃自语,“我们普通人根本没这个时间。”


“也没这个耐心对吧。”王城掏出亲子养育考试的准考证,晃了晃:“而这正是这场考试存在的原因。”


说完,王城走了,高俊跟在他身后一瘸一拐,他的左腿又开始疼了。


-END-

作者|睿雨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惊人院】(IDjingrenyuan),每天一个非正常故事,你爱看的奇闻、热点、悬疑、脑洞都在这里。


喜欢的话不如点右下角的小手支持我们鸭!❤️❤️❤️

评论(65)

热度(1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