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人院

非正常故事研究中心,微信公众号惊人院在lofter的阵地。每天七点微信公众号准时更新,欢迎关注。

我死后,我男友向一只蜥蜴求婚了



你是不是也分明记得午马在很久以前就去世了?你是不是明明看到过肥猫郑则仕去世的大量视频新闻报道?你的记忆里思想者雕塑是手抵额头还是手托下巴?
这些你深信不疑的事实,为什么现在却毫无发生过的痕迹了?
会不会很多人在当年的2012,或是某个节点已经死去,取而代之的,是另一个平行时空的我们。


1

一切骚动都源自那场记忆清算。


2018年年底,社交网络中的一个话题引发了激烈的争论。那是一个简单的问题:


“《爱我中华》的歌词究竟是‘五十六个民族’还是‘五十六个星座’?”


“民族派”和“星座派”各执一词,还没争出胜负,更多有分歧的记忆浮出水面:


思想者雕塑是手抵额头还是手托下巴?法老黄金面具的额头上装饰的是眼镜蛇还是秃鹫?李小龙说的是“中国人不是病夫”还是“中国人不是东亚病夫”······


人们惊奇地发现,同一件事情在两派人的脑海中呈现出不同的状态。面对这种怪异的现象,网友们议论纷纷,某个科幻迷提出了一个惊人的假想,短短一个月内引起了越来越多人的关注······


2

“呕——” 


经过一场天旋地转的折磨,004号特派员忍不住干呕起来。


“陈芸你没事吧?”


它干呕了一会儿,穿过虫洞时几近爆裂的血管终于得到舒张。


“没事,没事!”004号特派员抬头看向周围,它正在某个聚餐的现场,身边女生正关心地看着她。


004号特派员接过女生递来的矿泉水,默默地开始检索这个身体主人的记忆。


陈芸,21岁,本市大三学生,有一个比她小三岁的亲妹妹陈心怡。目前,在父母的允许下和青梅竹马的男友同居。她性格随和,朋友不少,同桌坐着的三个女生其中两个是同班同学,还有一个是她部门的学妹。


人际关系有点复杂,004号特派员默默想着,心下犯愁。


被004号特派员附着后,陈芸的意识进入了睡眠状态。接下来的两周时间,004号特派员需要扮演好陈芸这个角色,在不被人发现的情况下完成自己的任务。


“学姐,你们听说了吗?”学妹故弄玄虚地左右张望一下,压低了声音说,“我们的世界可能被外来者入侵了。”


“什么?”004号特派员,哦,不对,是“陈芸”有些紧张。


“你们有没有看过一条推送,讲的是关于《爱我中华》歌词的争论?”


“陈芸”和两个同学一齐摇摇头。


“网友给出了两个版本的歌词,然后就有人说,我们的世界被外来者入侵了,它们躲在我们中间,扮成正常人的样子,才会出现这种记忆分歧的情况······正好,我来给你们做个测试,说不定我们当中就有外来者。”学妹兴致勃勃地打开手机,找出一条推送,“听好了,第一题:请一起唱《爱我中华》。”


四个人都有些腼腆,但似乎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异类都开了口:“五十六个民族/五十六枝花/五十六个兄弟姐妹是一家/五十六种语言汇成一句话······”


“好了好了,大家都是一样的。”她们在食堂合唱的奇怪行径引起了路人的侧目,学妹受不了这种尴尬的处境,率先跳出来喊停。


接着,学妹又问了许多二选一的常识性问题,四人的回答完全一致······


学妹松了口气又略带遗憾地说:“看来大家都是自己人。”


“陈芸”也松了口气。人类可真是善于分辨敌我的敏锐动物啊!


3

 一个小时前,规划局内。


004号特派员在最高行政长官办公室里看着模拟器中生成的两条不同颜色的直线,它们分别代表了ST05和ST07两个时空。两条原本平行的直线中,代表ST07的线不知为何突然弯曲成了波浪线,并且不断趋近ST05。


最后,两条时间线交织在一起,渐渐融合成了一条。


004号特派员感叹:“时空居然交合了。”


长官点点头说:“有ST07的居民偷渡到了ST05,他的行为破坏了原有的时空秩序,导致时空畸变,重合。在重合的过程中,人、事、物开始错位。两个时空开始重合,一些ST07世界的人进入了ST05。”


“所以时空重合之后,同一个区域内会存在两个相同的人了?”


“不。相同的人只能保留一个。两个世界中,精神力量更强的一方能够取代另一方,而被取代的人则会掉进时空夹缝里。结果就是,两个时空的居民会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混居在一起。


“ST07世界曾发生过类似的事故,因为没找到偷渡者的身份,导致掉入时空夹缝的人永远消失了,我们花了很长时间才让时间线恢复了稳定。你的任务就是在两个时空完全重合之前,处理掉偷渡者,把偷渡者造成的改变纠正过来。按照模拟器计算的时空交合速度,你只有两周时间来完成这个任务。”


长官身材挺拔,五官硬朗,是人类中英俊男子的模样,相比之下,004号特派员的模样十分寒碜,它只是一只匍匐在地上的蜥蜴。


他们唯一的相同点在于都是半透明状的。这样的身体让他们在执行任务时,可以更好地附着在其他生物体内。


004号特派员爬进狭促的传输间。


玻璃门外,长官最后叮嘱道:“根据时空畸变的始发地点,你会被传输到偷渡者的身边,但你只能靠自己的判断来找出偷渡者。切记不要伤害无辜的居民,否则可能引起时间线变动,这样的话,ST07就再也没办法从ST05中分离出来了。”


长官的声音像悬浮在半空,004号特派员闭上眼睛,听着传输间的安全系统确认着传输步骤。


畸变区域定位完毕。


跳跃路线规划完毕。


返程日期设定完毕。


虫洞将于10秒后开启······


10、9、8、7、6、5、4、3、2、1······


传输间里无数道竖直的蓝光闪过,004号特派员半透明的身体消失了。


······


一个小时后的现在,004号特派员占据了大三女生陈芸的身体,坐在食堂里感叹着人类洞察力的敏锐。


学妹的测试证明了餐桌上的四人属于同一时空的居民,根据规划局的统计,ST05和ST07交合的这段时空中,外来者只有原住民的百分之一。四个外来者恰好凑在一起吃饭的概率极小,陈芸基本断定自己是ST05的原住民了。


这就好办了!自己已经被传送到了偷渡者附近,又确认了自己是ST05原住民,那么只要找到身边和自己常识性认知不同的人,就可以把他列为怀疑对象了。


4

下午上课的时候,“陈芸”坐在教室后排观察着身边的同学。 


前两排的同学在认真记笔记,坐在中间地带的同学有的在玩手机,有的在看自己带的书籍。后排的基本在睡觉,“陈芸”身旁的男同学和女同学在打情骂俏。


哎,可惜偷渡者不会在把“偷渡者”三个字刻在脸上,“陈芸”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


讲世界文化史的是一个气质很好的女老师。


“马克思和恩格斯在1844合写的《神圣家族》中批判了黑格尔和鲍威尔的唯心主义观点,诶,怎么是1845年······”那时距离下课铃响的还有五分钟,同学们都在迫不及待地收拾书包,几乎没有人注意到老师正不可思议地盯着教材喃喃自语。


ST07居民确定。“陈芸”默默地把老师的名字记在怀疑名单上。


然而下课铃响起,“陈芸”还没来得及对老师展开调查,就收到了白宇飞的讯息。


“下课了吗?我在校门口等你。”


“陈芸”想起了昨天跟白宇飞约好一起去看话剧的记忆。她迟疑了片刻,觉得改变约定可能会引发世界线的变动,只好迅速理好背包,跟着下课的人潮走到了校门口。还没踏出大门,“陈芸”就远远看到了树下的白宇飞。


她小跑几步来他的跟前:“你在车里等我不就好了,这么冷的天。”


“没事儿,出来透透气,而且我怕等在车里你找不到我。”白宇飞说着把围巾脱下来套住了“陈芸”光秃秃的脖子。


004号特派员感到白宇飞的温热的气息裹住了陈芸微微发颤的身体,让她整个人暖洋洋的。


“饿了吗?先去吃点东西垫垫肚子?”白宇飞把车开进了大剧院附近的地下车库。


“陈芸”突然感觉,白宇飞在他的记忆里,是不会说出这样的话的。


于是她试探着说了一句:“你最近······有些变了。”


眼前的白宇飞少了印象中的自信和泰然,望向她的眼神有些小心翼翼的。


“如果我不是从前的我了,我们的爱会改变吗?”


“你怎么了?神经兮兮的。”“陈芸”一下子警惕起来,难道白宇飞就是偷渡者吗?


“我觉得我变得软弱了,我害怕失去你。你知道吗?前段时间我做了一场噩梦,像是掉入了庞大的迷宫,面对不断分岔的路口,我们走着走着就走散了。我被困在里面,找不到出口,也找不到你。”


他眼中晕染的神色,004号特派员见过,那是非洲草原上被鬣狗围攻的狮子濒死时流露出的眼神。


脆弱、无措、痛苦。


5

“陈芸”没有心情吃饭。白宇飞一定有问题。她要做的就是进一步确认,但她不能打草惊蛇,只能想办法套他的话。非法跨越时空的风险很大,一个不慎就会被虫洞里的巨大引力撕成碎片,所以敢偷渡的都是狠角色,如果惹急了他,说不定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 


他们在剧院的等候区坐了一会就检票入场了。


舞台上上演的是孟京辉的《恋爱的犀牛》。当剧情进入尾声,马路把他饲养的犀牛的心挖出来献给他心爱的明明,“陈芸”有些愕然,她不懂人类这种疯狂的情感,它过于炽热,带着成倍放大的夸张效果。


追光灯转到舞台的另一端,五分钟前说去上厕所的白宇飞出现在了台上,他和剧团的演员一起合唱:“你是纯洁的,天真的,什么也污染不了。你是纯洁的,天真的,什么也改变不了。阳光穿过你,却改变了自己的方向······”


白宇飞站出来拿着麦克风说:“台下坐着一个人,我想和她共度余生。我想请在场的观众做我们的见证人——陈芸,你愿意和我一起慢慢变老吗?”


这是004号特派员第一次被求婚,对人类情感并不熟悉的它,一时不知该怎样应对。陈芸沉睡着的意识出现波动,身体本能地帮它做出了反应,她感动得热泪盈眶。“陈芸”顺从身体的意志,走到台上接受了白宇飞单膝跪地给她戴上的求婚戒指。


在10月份之后,白宇飞多次向陈芸提出了结婚的请求,但陈芸在升上大三后忙于实习和准备论文,她想着等毕业之后再结婚也不晚,所以迟迟没有答应。


这回,白宇飞在公共场合求婚,无形中给陈芸增加了巨大的压力,为的就是逼她答应吧?


如果白宇飞是偷渡者,他来ST05的目的是什么?他做了什么干扰了时空的秩序?


“你是偷渡者吗?”


就在戒指穿进“陈芸”左手的无名指之际,她冷静地质问白宇飞。


“你在说什么?”白宇飞仰起的面庞呈现茫然的神情。


6

不知道白宇飞还要装到什么时候。他不肯承认,004号特派员也没有铁证能证明他的身份。况且它还没想明白长官说的“处理掉”是什么意思。杀了?还是带回ST07?为什么领导说话总是暧昧不明,还喜欢让下属自己判断? 


驾驶座上的白宇飞显得很兴奋,他还沉浸在求婚成功的雀跃之中。


“周末我们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伯父伯母吧?”


“陈芸”假笑着点头,她不死心地又问了一遍:“宇飞,以后我们就要相互扶持,共度一生了,你可以告诉我你说的害怕失去我是怎么回事吗?你有点怪怪的。”


白宇飞的雀跃顿时沉寂下来。


“现在想想可能是我精神错乱了,我总觉得你曾经消失了一天。9月20日那天,我们本来约好等你放学后接你去看电影,但我临时加了会儿班,就改成了在电影院见。后来我在影院等到电影开场,你都没有出现。


“你不回复我的消息,也不接电话,我担心你出事所以满世界找你。我去了你学校,同学说下课后就没再见过你;去你家敲门,没人在家,伯父伯母也完全联系不上。我崩溃了,折腾到天亮的时候才躺在车里睡着。


“可是后来我却发现自己在办公室醒来,手机里你的讯息根本没断过,仿佛一切都只是黄粱一梦。但是时间却确确实实过了一天,变成了9月21日,之后你也告诉我,我们是约在21日。”


“陈芸”盯着白宇飞的眼睛,想看出他的破绽。这么说,她曾经失踪过?按照这个说法,白宇飞应该不是偷渡者,真正的偷渡者在陈芸失踪之后偷渡到了ST05,导致时空畸变两个世界重合,ST07的白宇飞意外来到了另一个世界,发现陈芸并没有失踪,便以为是自己精神错乱。


可是,ST07的陈芸失踪了,ST05的陈芸却还好好的。究竟是怎么回事?


看来陈芸是解开疑团的关键啊。她检索了陈芸的记忆,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


21日,她本来要走到离学校稍远一点的那个公交站乘车去电影院。还没出校门,陈芸就收到了妹妹陈心怡发的消息说爸爸突然倒下了,让她赶紧打车回家。


陈芸回家后,发现爸爸没什么大碍,就摔了一下,屁股疼得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只好侧躺着。


陈芸陪他们聊了会儿天,妈妈知道她跟白宇飞约好了去看电影就要开车送她去电影院,正好赶上了开场。


7

“陈芸”决定提早见一见她的家人。 


于是,她不顾白宇飞的反对,暂时住回了家里。她花了一周时间来观察他们,好像没什么特别的,爸妈就是普通的爸妈,妹妹也是普通的妹妹。


果然最可疑的还是白宇飞。


004号特派员联系长官,决定让渡一次紧急转移的机会。白宇飞被转移到规划局,值班的办事员再使用传输间将他送回ST07。


外来者白宇飞被转走之后,原住民白宇飞无缝衔接地出现了。他看上去正是陈芸印象中自信而泰然的样子,除了对这段时间里失去的记忆感到困惑。不过,原住民白宇飞和外来的白宇飞一样,都擅长将不合理的事情合理化,他安慰自己说大概是工作压力太大了,才使得他近来的记忆团成一团浆糊。


ST07的白宇飞回到了自己的时空,可是长官告诉004号特派员,任务并没有成功。时空重合还在继续。


它感到很焦虑,因为留给它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一定有什么地方被它忽略了。


“陈芸”一边继续调查,一边努力维持着陈芸的日常生活。她还是把白宇飞带回了家,坐在沙发上假装漫不经心地问他:“你还记得,你失忆前,我们最后在一起做了什么吗?”


白宇飞看看陈芸家的客厅,回答说:“我们一起去看了电影。那天是周五,因为临时被安排了工作,领导说周六也要去加班,我记得很清楚。小芸,我什么时候跟你求的婚啊?今天来见伯父伯母,我都没好好准备。”


“陈芸”选择了不解释,她继续问:“那天有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


“没有吧?就普通的约会。不过······那天伯母特别关心你,我还在加班的时候就打电话问我,为什么不亲自接你去电影院。后来,看完电影回家,我隐约觉得有辆车跟了我们一路,刚刚我在你们楼下又看到了那辆车,大概就是伯母······”


“陈芸”记起来,9月21日下午她曾发消息告诉妈妈晚上和白宇飞约了去看电影,但没说过白宇飞临时加班,不来接她了······


8

“姐!”陈心怡的声音打断了“陈芸”的思绪,她刚一到家,就拉着“陈芸”神神秘秘地躲进房间。“陈芸”看到和她一起回家的妈妈正拎着水果在玄关换鞋。 


陈心怡关上卧室的门,对“陈芸”说:“姐,我觉得妈妈有问题。”


“陈芸”吃了一惊:“你胡说什么?”


“前段时间,爸爸不是摔了一跤吗?那天是星期五,我放学早。回到家里,妈妈正准备烧饭,爸爸在客厅里看电视,我也在瘫在沙发上休息了一会儿。


“大概过了半小时,妈妈突然来问我们那天的日期,甚至还问我今年是哪一年。很奇怪吧?更怪的是妈妈看了她的手机后就很着急地叫爸爸来厨房帮她从柜子里拿一瓶油出来,我在玄关换鞋的时候明明瞥到灶台上的油还剩半瓶没用完。后来,爸爸就在厨房里绊倒了······”


“所以,你怀疑那是妈妈干的?”


陈心怡点了点头:“最近学校有一帮人,根据网上‘爱我中华’的帖子在划分阵营。‘星座派’和‘民族派’各看不顺眼,互相指认对方是入侵者。很可笑对不对?我一开始也这么觉得,不过就是记错了,记忆混淆罢了。


“但是当我回想起妈妈的奇怪举动,我开始相信那个说法了——我们之中有入侵者。虽然妈妈掩饰得很好,但是生活中的细节却很难糊弄过去。最有力的证据就是刚才出门的时候,我发现她脖子后的痣长在了右侧,所以我才来跟你说的······”


在陈芸的记忆里,妈妈脖子后的痣是长在左侧的。如果陈心怡说的是真的,再结合白宇飞的话,基本可以锁定偷渡者的身份了······


陈心怡还在因恐惧而喋喋不休:“除了黑痣生长的位置,她看上去跟妈妈一模一样,而且她对我们的事知道得清清楚楚。姐,我们该怎么办?原来的妈妈去哪了?入侵者到底想做什么······”


9

“陈芸”走出卧室,妹妹的啜泣声随着房门的关闭而被隔绝。 


白宇飞在书房里陪着爸爸练书法,妈妈在厨房里洗水果。


今天本该是个好日子。一个陈芸和白宇飞即将宣布婚讯的日子,一个全家人聚在一起悠闲打发时光的日子,一个妈妈的努力迎来完美结局的日子。可“陈芸”知道所有的好心情都将被她搅和得乱七八糟,她感觉心里有一种奇怪的感受,人类的复杂情感困扰着她。


“陈芸”站到妈妈身边切水果,芒果汁残留在水果刀上沁着甜蜜的芳香。


犹豫再三,她还是问出了那句扫兴的话:“偷渡者?”


妈妈对她笑笑,没有否认。在陈芸的记忆里,妈妈总是这么温柔。


“9月21日,在你的时空是20日,我出事了对吗?你偷渡来ST05是为了救我?”


陈芸沉睡的意识第二次出现了波动,她的情绪比上一次接受白宇飞求婚时还要强烈。


“9月20日,你在去看电影的路上,被劫匪杀害了。”妈妈看着“陈芸”像是要看穿她的内心,她顿了顿接着说,“其实我原本的想法,是回到过去,但阴差阳错来到了这里······”


“你怎么会知道跨越时空的方法?”


“月亮坠入海底,这不是结束,而是新的开始······”


在陈芸的记忆库里,这句话被搁浅在了一片虚拟的沙滩里,那是陈芸刚认字的时候,曾祖母给她讲的睡前故事,故事描绘了未来世界的新奇与荒芜······


“我的祖母告诉我,‘月亮坠入海底’并不是臆想,而是一种仪式。她就是从未来逃来‘偷渡者’,她受够了未来因为战争而变得贫瘠的生活,于是在那个天降异象的夜晚投海自尽,却无意中通过一个漩涡回到了三百年前。她把跨越时空的秘密写在本子上,编进故事里,就是希望有一天,当她的子孙遭遇不幸时,还可以有机会改变自己的命运。”


“但是在试验之前没有人知道这是不是真的,不是吗?万一那只是一个老人痴呆之后的胡言乱语呢?”


“但我觉得值得赌一把。20号晚上我接到警察的电话,在太平间看到你伤痕遍布的尸体时,根本没办法抑制想要回到过去阻止你被劫匪杀害的冲动。我按照祖母的说明,在21日的黄昏,赶在月亮升起之前,找到了那个漩涡,但是漩涡里强大的向心力让我在时空通道里迷失了方向······


“我发现我来到了这个平行时空,这里的时间恰好比原来的时间提前了一天。这是天意啊!在我看到你给发我的信息尚在十分钟前的那一刻,我就相信我一定能改变你的命运。”


004号特派员明白了,妈妈阻止了陈芸的死亡,才导致时空秩序的破坏以及两个时空的重合。


“可是你叫我偷渡者,你真的是我的女儿吗?”妈妈看着“陈芸”,眼中流露除了悲伤的神色。


“对不起。”“陈芸”低下了头,“我不能让你救她。”


“为什么?”


“你知不知道,你为了拯救自己女儿的行为,会害死多少人?”“陈芸”压低声音,不让厨房外的两人听到。


“你打算怎么做?”


“必须把你做出的改变改回去,也就是说······”


“能让我们吃完这顿晚饭吗?”004号特派员仿佛听到了内外两个声音一起问道。它惊讶极了,陈芸的意识不知何时竟然已经醒来,并且尝试着和它对的意识进行了对话,这是以前从未发生过的事情。


“你都听到了吗?”它问。


“是的。”真正的陈芸说,“我也不希望因为自己的缘故,害死这么多人。但是,可不可以,让我跟家人吃完最后的晚餐?”


“这有什么意义呢?”它反驳了一句,但感受到来自陈芸意识中的深深渴望,它沉默了许久,终于还是默许地,把身体还给了陈芸,它的意识蜷缩在一个小小的角落里,听着陈芸和家人的对话。


谁也没有提及那些奇怪的事情,气氛就像是平凡日子里,普通而又宝贵的一天。


10

晚饭过后,陈芸让白宇飞先回家,也跟爸爸说了再见。 


在家门前告别的时候,妈妈忍不住哭了出来。


“别哭了,妈妈。”她微笑着凑上前去,帮她擦掉眼泪,“我知道,你已经尽力了。我很开心,真的很开心。”


直到妈妈终于关上了门,陈芸的眼泪才终于夺眶而出。


“带我走吧,去他们找不到的地方。”


004号特派员重新取回了身体的控制权,去了城郊一座无人监管的高塔顶上,坐在顶端俯瞰整座城市。


“我准备好了。”在她的脑海中,真正的陈芸说,“谢谢你。”


“这一切,真的有意义吗?”它不知在问谁。


“有的。”陈芸说,“记忆对人类来说,是很宝贵的东西。我们认真说过再见了,这份回忆,就是最大的意义。”


“陈芸”擦了擦眼睛,张开双臂,从高塔上一跃而下。


世界在她的眼前变得模糊,风在它的耳边吹拂,逐渐变成了一种尖利的呼啸,再后来又演化成了单调的鸣笛。它能感受到自己的意识坠入了两个世界的夹缝,似乎隐约看到无数意识回到自己应该在的地方。


两条世界线,终于恢复成了不再相交的平行线。


004号特派员,在狭促的传输间醒来。


名为悲伤的情绪,紧紧地抓住了它半透明的心脏。


-END-

作者|Sybil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惊人院】(IDjingrenyuan),每天一个非正常故事,你爱看的奇闻、热点、悬疑、脑洞都在这里。


喜欢的话不如点右下角的小手支持我们鸭!❤️❤️❤️

评论(35)

热度(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