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人院

非正常故事研究中心,微信公众号惊人院在lofter的阵地。每天七点微信公众号准时更新,欢迎关注。

超级程序005|你的私生活,每天都在别人眼前直播



 

超级追踪程序

每一秒,都有三十七双眼睛盯着我!


哒哒哒,哒,哒哒。

 

清脆的键盘声从阴暗的地下室传出,虽然速度不算快,但节奏分明,毫不犹豫。

 

瘦小的男孩赤脚踩在凳子上,努力够到键盘,用满是伤痕的双手有条不紊地敲入代码,指关节的伤口刚刚结痂,稍一用力,就会重新裂开。

 

男孩毫不在意,把手指塞进嘴里,用自己的唾液抚慰被粗鲁对待的伤口。一时间,口腔中尽是腥甜的气息。

 

“天天玩电脑不累嘛?”

 

身后传来女孩的声音,音色饱满悦耳,但男孩依旧没有回头。

 

“喏。”女孩子的个头要比他高出不少,穿着红色的连衣裙,却盖不住腿上新旧叠加的伤痕。她端着一杯热可可,轻轻放在男孩的手边。

 

一丝不属于这里的香甜萦绕在鼻尖,但男孩依旧专心致志地盯着眼前的屏幕。

 

“你知道吗?甜食总让人感到心情愉悦。”女孩拨了一下耳畔的黑发,精致的侧脸仿佛被造物主精雕细琢,虽年纪不大,却是个实实在在的美人胚子。

 

看到男孩依旧充耳不闻,女孩无奈地笑笑:“你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甜食可以迅速补充能量,弥补消耗。”

 

男孩的双手忽然顿住,犹豫片刻,最终还是一把端起热可可,以最短的时间喝了下去。

 

“咯咯······”女孩满意轻笑,“喝了我的东西,以后要叫姐姐哦。”

 

根本不给男孩回绝的机会,等他反应过来,屋子里便只留下了令人回味的甜腻。


1

第三培植中心,正在处理生物玻片的晓博士被浑身湿透的盖爷打断。 

 

盖爷抿了把脸上的雨水,颤抖着手,将手机递给晓博士。

 

然而,晓博士却是面无表情,瞥了一眼便决然按下删除键,将盖爷拷贝来的留在潇潇电脑屏幕上的代码照片一键清空:“你还是不要掺和到这件事······”

 

盖爷看着空空荡荡的手机相册,却是没有露出意外的表情:“看来,你早就查清楚了?”

 

晓博士不得已放下手中的镊子,然后顺手取下鼻梁上的防护镜看向盖爷:“我答应了院长,不再插手这件事。”

 

“就算他和那个涉黑组织有关?”盖爷自顾自低头摸出烟,可因雨水而受潮的烟丝并不那么容易点燃。

 

晓博士挑眉:“······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盖爷好不容易将烟引燃,深吸一口,酝酿了好半天才缓缓吐出来:“那时候······我们被救之后,你和石习生,一起做了个手术吧?后来去给胡烁扫墓的时候,石习生也是因为伤口感染而没有和我们一同前往。”

 

晓博士叹了口气,取下手上的橡胶手套站起身,走到对面试验台前,盯着培植箱中一对儿形似蜗牛的生物,它们正趴在沉木上休息,一赤一青,相偎相依。

 

“没错,就是这个,”晓博士将手覆盖在防化玻璃上,头顶的天窗被雨水毫不留情地击打着,“虽然两个人同时吞下它可实现共感,但是,想要取出来代价可不小。我腹部的伤口,到现在,只要遇到这样的下雨天,还是会隐隐作痛。”

 

盖爷被烟熏了眼,挥挥手道:“如果是尧尧这么做,我还能理解。但石习生明明和富新大厦的事情没有任何关系,他做出这样的牺牲,不能不叫人怀疑。毕竟,任谁也不想莫名其妙在肚子上划一道口子。”

 

“所以我就顺便查了他,”晓博士转身,“但你知道的,这世上最擅长和秘密打交道的人就是石习生,所以我的调查并不顺利。”

 

盖爷没有动作,只是透过眼前的烟雾若有所思:“但你还是查到了。”

 

晓博士没有否认,重新坐回试验台前。

 

“这个‘6174’,到底是什么意思。”盖爷追问。

 

晓博士重新戴好防护镜,透过清晰的镜面,用读不懂的眼神回绝了盖爷的提问。

 

“我只能说,6174······不是一个人。”

 

窗外的雨声更大了。



2

石习生将自己陷入柔软的沙发里,呼吸急促,雨水顺着他额前的刘海滴入嘴角,竟尝出了一丝甜腥。 

 

这是石习生最为熟悉的味道。

 

血的味道。

 

“Seven,给他一杯热可可。”

 

院长的突然出现让石习生猛然打了个寒颤。

 

院长了解石习生的习惯,甜食总能让他平静,或者说,这世上恐怕只有过量的糖分才能掩盖他舌尖那根本不存在的幻味。

 

“好的。”智能虚拟管家操控机械臂熟练端来一杯热可可,贴心放在石习生的面前。

 

石习生不领情,起身脱下身上淋湿的帽衫,随意拧了拧,抬手就丢向角落。然而衣服还未落地,就被另一只机械臂接住,径直丢进了洗衣机。

 

院长背着手,一脸笑意:“还好二培有Seven,不然,我无法想象你能把自己‘照顾’成什么样。”

 

“不要再提Seven了!”石习生穿着黑色的打底背心,猛然抬手,狠狠一拳捶在桌面,那稍显瘦弱的手臂上布满了陈年的疤痕。

 

“小石头,是我做错了什么吗?”正拿着毛巾朝这边移动的机械臂犹豫着停下。


哪怕Seven是这世上最顶尖的人工智能,可再庞大的数据库也依旧无法理解石习生的情绪波动。

 

院长却没有让步,仍旧不愠不火拿一贯的笑脸看向石习生:“Seven这个名字,不是你给它起的吗?”

 

石习生没有回应,上前接过毛巾胡乱擦了擦自己湿透的头发。

 

“小子······”二培的门被人推开,盖爷站在门口对上院长笑眯眯的双眼,一时间有些尴尬,“你······你也在。”

 

“这就走了。”院长意味深长地笑笑,侧身从盖爷身边路过,离开了第二培植中心。

 

石习生定了定神,随手拉过沙发上的动漫抱枕,从里面掏出柔软的空调被披在身上,遮住过于暴露的自己,重新坐回到电脑前。

 

“那个······”盖爷清了清嗓子。

 

石习生打开电脑:“我先说清楚,我的事不用你多管,不该问的就别问,这样,我就帮你找潇潇的下落。”

 

“你个小兔崽子!”盖爷攥了攥拳,但想到刚才晓博士的态度,便也知趣,不再多问。

 

石习生将七八个屏幕同时打开,一边迅速启动超级程序主机,一边开口下达指令:“Seven,陈列当前系统研发进度。”

 

“好的。”

 

人工智能的模拟声话音刚落,二培中央便出现了巨大的全息投屏,一条条颜色各异的进度列表逐一呈现在眼前。

 

Seven的声音继续从引擎中传来:“当前超级程序研发四十七项,进度过半的有十三项。涵盖生物改造类别、电子机械辅助类别、虚拟架构类别······”

 

还未等Seven汇报完毕,石习生便径自打断:“搁置所有项目的研发进度。”

 

“什么?”

 

莫说是一旁目瞪口呆的盖爷,就连Seven也迟疑了。

 

“请重复指令,确认搁置?”

 

“确认。”石习生轻描淡写,“开启新程序运行方案。”

 

“新程序类型方向······”

 

石习生迅速思考后回答:“大数据分析、行为习惯分析、DNA数据库、刑事卷宗、天网监控、痕迹检测······以及,犯罪心理研究。”

 

Seven作为向来讲究效率的石习生的杰出之作,在他提出这些设定方向的时候,便已经同时开始了资料对接和庞大的数据运算。

 

“预计完成时间,48小时。”

 

石习生瞥了眼右下角的时间,皱了皱眉:“搁置项目清空吧。全力研发新程序,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

 

盖爷虽搞不懂石习生究竟在做什么,但最后一句话却是听得明明白白,于是上前开口:“喂,小子,你那些程序不都是早就安排好的?全部清空······那之前的努力不就打水漂了?”

 

“无所谓。”石习生头也没抬,只是指了指自己的脑袋,“那些东西都在这里存着。”

 

“项目已清空。请问新程序如何命名?”Seven完成指令后再度开口。

 

已经开始编写内核代码的石习生沉吟片刻,端起早已凉透的热可可抿了一口。

 

“超级······追踪程序。”


3

地下二培的中心处理器散发着热气,石习生已经保持同一个姿势将近24小时。高强度的编码工作让他的神经一直处于亢奋状态,只有桌子上逐渐摞起来的空杯和一地的糖纸在提醒着时间的流逝。 

 

啪嗒。

 

一声代表结束的回车声,终于割裂了压抑的空气。

 

歪在沙发上睡去的盖爷猛地一下坐直身子:“几······几点了?搞定了吗?”

 

石习生起身用冰水洗了把脸,朝盖爷比了个ok的手势。

 

盖爷点头,站起身活动了一下脖子,随后直接褪去自己的上衣。虽然已经有些上了年纪,但身上肌肉的线条却依旧清晰可见。

 

石习生见状皱眉:“你脱衣服干嘛?”

 

“你这里高科技不都是这么玩的?”盖爷疑惑顿了顿,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胸口,“不是要在体内植入什么鬼东西才能用吗?”

 

“用不着,没你想象的那么复杂。”石习生不满摇摇头,“而且我也没说过,要给你用这个程序。”

 

“不是要找潇潇吗?老韩现在在警局,不给我用给谁用?”盖爷颇为震惊。

 

“我。”石习生面无表情穿上防护服,推门走入超级程序的中心舱。

 

盖爷有些惊讶,追上去隔着厚重的玻璃门问道:“你小子······该不是因为这个追踪程序是赶工赶点完成的,你怕会有风险,所以才亲自测试的?”

 

谁知石习生却直接摇了摇头:“我知道你之前是刑警,但越是这样,反倒更容易陷入惯性思维。在这世上,我只相信数据,而超级追踪程序正是以大数据为依据,这方面,我更擅长。”

 

石习生说着,便干脆利落地躺入了中心舱。

 

“Seven,交给你了。”

 

说着,他闭上了双眼。


4

盖爷站在电梯口,谨慎地四处张望。 

 

“走了。”石习生一边穿衣服,一边将耳机戴好。

 

“等下······”盖爷一把拉住石习生,“我们擅自寻找潇潇,这件事没和院长提起过,所以我想,还是小心些,毕竟惊人院到处都是摄像头。”

 

“你以为这些摄像头是谁在操控?”石习生烦躁推开盖爷的手,抬眼盯住电梯口的摄像头。

 

嘀嘀——

 

一声轻微的蜂鸣,摄像头的红点便迅速熄灭。

 

盖爷这才发现,石习生的瞳孔颜色已经发生变化,原本琥珀色的眼眸现在被替换成了猩红的虹膜,只一眼,就能轻松操控远处的摄像头。

 

“去哪儿?”盖爷发动地下室那台老旧的面包车,开口问道。

 

“潇潇失踪的地方,”石习生戴好口罩,“她的家。”

 

一路无言,抵达目的地才发现,那里已经被拉起了警戒线。盖爷上前交涉,石习生远远站着,躲藏在车子的阴影里。

 

“走了。”不一会儿,盖爷便得意冲他摆摆手,似乎在报之前的一箭之仇。

 

石习生闻声将帽衫的帽子盖在头上,低头迅速走进楼梯间。

 

“盖前辈,规矩您都知道,我就在外面等您了。”给他们开门的警员是个年轻的小姑娘,她悄悄瞥了眼石习生,耳根红得有些明显。

 

“你这模样······还真是招小姑娘喜欢。”盖爷关上门,似笑非笑地说道。

 

石习生没有理会,而是直接走进潇潇的房间。屋子不算大,南向的窗户正好有阳光照进来,透过粉色的窗帘,让整个房间都变成了少女的颜色。


靠墙的书桌上摆放着几本发声练习的书籍,可能因为经常翻动,硬装的外壳已经有些松散。

 

旁边的电脑处在待机模式,打开,上面显示着熟悉的代码。

 

“我打听了,”盖爷捏着一根烟搓来搓去,“这代码是卡什么长数的验算。”

 

“卡布列克常数。”石习生迅速用双眼扫视书桌,只见墙面上贴满了纸条。



“这丫头真的很坚强,最起码,她总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去治好结巴这个毛病。”盖爷的目光也被这样的便利贴吸引,石习生发现,这样自我鼓励的便利签遍布全屋。

 

之前作为刑警的盖爷经验丰富,几乎没有放过任何一个角落。可随着他愈发仔细的搜寻,眉头也皱得愈发深邃。

 

“没有什么有效线索,只有梳妆台的梳子上面有几根头发,还有床铺上面的一些发丝,鉴定科之前就已经拿去做DNA检测了,但那很可能都是潇潇留下的。”盖爷有些失望。

 

盖爷觉得事情有些棘手,最起码,这不是普通意义上的绑架案。


现场太过干净,甚至连被子也被叠得整整齐齐,就好像潇潇刚起床离开一样。同时,绑匪并没有主动联系家属进行勒索,只是留下了一段表意不明的代码。

 

除非,对方绑架潇潇的目的,其实是······

 

盖爷转身看向蹲在桌子前耐心观察的石习生,后背起了一身冷汗。

 

“你看······”石习生突然开口,吓了盖爷一跳。他指了指墙上的便利贴,看向盖爷。

 

盖爷点头:“嗯,对,潇潇很努力。”

 

“我不是说这个。”石习生摇摇头。

 

“怎么?”

 

“指纹。”石习生说着,凑近了便利贴。只见他的瞳孔猛然收缩,红光闪烁,“根据数据库比对,这是潇潇左手的指纹。”

 

盖爷愣了愣,这样采集比对指纹的方式是他从未接触过的,如此高效,如此儿戏,如此······不可思议。

 

这就是所谓的,超级追踪程序?

 

“但是这里,”石习生转身到电脑键盘前,“小键盘上潇潇的指纹却大多数来自于······右手。”

 

盖爷疑惑:“小键盘在右边,本来不就应该留下右手的指纹吗?”

 

“但潇潇是左撇子,”石习生笃定说道,“你看这个键盘,和我们平时用的有什么不一样?”

 

盖爷凑过去看了白天也没看明白。

 

“反的。”石习生提示道。

 

盖爷这才反应过来:“这······数字键和方向键怎么都在左边?”

 

“没错,这是左撇子专用键盘。”石习生说道,“既然这键盘上的指纹没有被犯人擦掉,那么说明,这段代码一定是潇潇亲自输入的。但奇怪就在这里,这不符合她身为左撇子的行为习惯,就连位于左边的小键盘上也留下了潇潇右手的指纹,所以我有理由怀疑,敲下这段代码的时候,她可能······并没有自己的意识。”

 

盖爷连连点头:“没错!你小子······可以啊。”

 

石习生面无表情闭上眼:“这不是我的分析,而是追踪程序的结果。”


5

盖爷还未来得及感叹,石习生便继续开口,眼眸中红光闪烁,如同燃烧的星燧:“同时,根据犯罪心理学的分析,潇潇当初遭受非议而变得结巴,这些便利贴和当时她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的微表情都充分表明,她的目的,是要通过自身的努力来克服这个障碍······” 

 

“而不是报复!”盖爷认同点头。

 

石习生继续说道:“同时,从潇潇接受超级语言程序到杨亚楠坠楼,这中间只有不到五天的时间。五天的时间来谋划这样完美的谋杀与嫁祸,这对于一个之前对超级语言程序毫不知情的人来说,确实有些难了。”

 

盖爷愣了愣:“除非······她之前就知道超级语言程序可以用来犯罪?”

 

石习生摇头:“不可能,语言程序是我刚刚完成的,而且我说过,其中的变声和同声传译功能是我临时加上去的升级模块,她不可能提前知道。”

 

盖爷陷入苦思。

 

“唯一的可能就是,”石习生压低了声音,盯着屏幕上6174的代码说道,“有人熟知我的技术习惯,而这个人利用了潇潇的事情,胁迫她来完成这一切,只是为了······逼我现身。”

 

盖爷咽了口唾沫:“胁迫应该不可能,毕竟这屋里没有任何胁迫的痕迹。”

 

石习生摇头:“是我表述不准,不应该说是胁迫,而是······诱导。”

 

盖爷这才意识到,石习生根本不是在帮他找潇潇,而是在做他自己想做的事情。

 

“你从一开始就知道是谁带走了潇潇?”盖爷冷下脸,忍住怒火。

 

石习生拉开电脑桌前的椅子坐下,丝毫不顾案发现场的证据保留,径自敲击键盘:“我只是不确定。况且,就算知道对方是谁,没有超级追踪程序,我也根本没办法找到她。”

 

“你小子!”盖爷一把揪起石习生的衣领,“潇潇不是你的实验对象!更不是你和别人博弈的棋子!你们这样做,有考虑过别人的感受吗!?”

 

“呵,”石习生继续手中的键盘,“我有时间考虑别人的感受,倒不如好好考虑考虑,该怎么破解对方留下的线索。”

 

随着石习生按下重启键,电脑屏幕上的代码迅速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句熟悉的英文。



石习生深吸一口气,按下删除。 

 

“什么意思?”盖爷问道。

 

石习生答非所问:“其实你的私生活,每天都在别人眼前直播。现在我要调出这附近所有的监控,模拟潇潇的活动范围和路线痕迹。”说着,便已经闭上了双眼。

 

红光从石习生的眼皮底下散射出来,快速的读取和分析同时进行,石习生面色苍白,青筋凸起,却仍旧没有停歇。

 

盖爷急忙递了瓶矿泉水过去:“小子你没事吧?”

 

石习生没有回答,只是皱紧了眉头自言自语道:“果然,这样高强度的运算对于人类的大脑而言,还是有些吃不消······”

 

“喂!你不要命了?快停下!”盖爷无措伸出手,死死按住石习生的肩膀。

 

可石习生并没有停下如此疯狂的举动,仍旧紧闭双眼,在红光中迅速浏览,直到他再也坚持不住,一个趔趄跪倒在地,才终于停了下来。

 

“找到你了。”石习生呼吸紊乱而急促,跪趴在地,抬手抿了把自己的鼻血。


6

雨后的夕阳并不刺眼,颜色经过洗涤反而更加璀璨。街角的一家甜品店的招牌上挂着巨大的甜甜圈,天色虽还未暗,但霓虹的招牌已经开始闪烁。 

 

“你······饿了?”盖爷转身看了看鼻孔里塞着纸巾的石习生,下意识摸出了自己的钱包。

 

石习生没有理会,而是上前推开玻璃门。

 

屋子里面充斥着香甜的气息,雅致的小店看起来如同甜腻的童话城堡,美好得想让人尝一口。


而店里几乎没有客人,目之所及只有最靠里面的桌子前坐着一个女人,背对着大门,只能看到一头乌黑齐腰的长发,和鲜红色的一字肩连衣裙。

 

阳光透过玻璃打在她身上,熠熠发光。

 

“欢迎光临。”一个小哥拿着菜单走过来,微笑开口。

 

而石习生却没有理会,反倒是谨慎盯着远处的红色背影,毫不犹豫踱步而去。

 

盖爷反应极快,第一时间就已经觉察到了石习生进屋后的紧张,于是敏锐绕到一侧,堵住对方出路,同样朝那女人走去。

 

“小石头,你又和谁打架了?”

 

谁知女人率先回头,放下手中的热可可会心一笑,眼睛弯成恰到好处的角度,笑容比起这里糖分最高的甜品还要绵密。

 

盖爷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

 

女人站起身,自然抬手将石习生鼻孔里塞着的纸巾拔出来,随后又摸出随身的手帕,轻轻将石习生脸上残留的血渍擦干净:“打架的时候要好好保护自己的脸呀,你看,这样是不是好多了?”

 

一直僵在原地的石习生反应过来猛然后退,将脸别向一侧:“我······我没。潇潇,你,你把潇潇藏哪儿了?”

 

盖爷从来不知道,态度恶劣擅长怼人的石习生原来也会结巴。

 

“你是谁?你把潇潇怎么样了?”盖爷上前,将这个漂亮的女人堵在墙角。

 

然而女人并没有理会盖爷,只是低头看了看腕上精致的手表,有些孩子气地撇撇嘴道:“你比我想象中的,要慢不少呢。”

 

“把电话放下,”石习生没有回头对盖爷说道,“你现在报警也没用,你抓不到她的。”

 

盖爷停下手里的小动作,攥紧了拳头。

 

“冯曼,”石习生一字一句说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要叫姐姐。”女人温柔地纠正,“不要着急,只要你满足姐姐的要求,潇潇肯定平安无事。这么可爱的孩子,我也不忍心伤害她的。”

 

石习生深吸一口气:“潇潇是无辜的。”

 

“无辜?”被称作冯曼的女人轻笑,“你应该比我更清楚,这个世上,没有什么人是无辜的。”

 

“你到底想做什么?”石习生尽力控制自己即将失控的情绪。

 

“把东西给我,”女人将面前的热可可推向石习生,“或者,再叫一声姐姐我听听?”

 

石习生愣了愣:“什么东西?”

 

女人摇头,满含笑意地盯着石习生:“这就不乖了喔。咱们的目标是一致的对吧?不然,你也不会在潇潇体内的超级程序里设置后门。”

 

“后门?”盖爷顿时一愣,下意识看了眼石习生。

 

“没错,正是因为这个后门,我才能轻易控制住潇潇。”冯曼似乎十分欣赏盖爷的表情,继续添油加醋道。

 

“不可能,”石习生打断,“你不可能破解我的程序。”

 

女人没有理会,而是将面前的提拉米苏推给石习生:“不如先尝一下这家的甜品吧,味道还蛮不错的。小石头不是从小就喜欢吃甜食嘛?”

 

“你在鬼扯什么!?”盖爷被眼前莫名其妙的女人弄得一头雾水,异常烦躁,最终忍无可忍,拍案而起,准备直接动手,将她制服再说。

 

可就在盖爷起身的一瞬间,眼前的甜品店竟然开始融化,滴落的天花板如同消融的冰川,四面的墙壁轰然坍塌,就连脚下的地板也流动起来,如同融化的金色糖浆。

 

盖爷忽然失重,整个人如同跌入深渊,越陷越深。

 

他无法呼吸,只觉得喉间被什么黏腻的东西堵住,他竭力咳嗽,用力喘气,却都无法获取足够的氧分。


盖爷双手死死抓住自己的脖子,企图撕开一道口子,让自己的呼吸能够更加顺畅,可不管怎么挣扎都于事无补。

 

长时间的缺氧让盖爷大脑一片空白,他甚至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住手!Five!”

 

“说了多少次,要叫姐姐哦。”

 

“姐······姐姐。”

 

······ ······

 

“盖世!醒醒!”

 

石习生的叫喊声不停从耳畔传来,盖爷恍惚睁开眼,空气中仿佛猛然划开一条口子,大量新鲜的氧气涌入,盖爷急忙大口呼吸,却感到手臂上有些温热,这才注意到石习生的掌心竟在不住流血。


7

“怎么回事······”盖爷面色苍白坐起身,这才发现他仍旧在甜品店里,方才魔幻的景象都不存在,而那个女人也早已消失不见。 

 

“她是心理大师,你刚刚被催眠了。”石习生看到盖爷醒过来,才终于缓了口气。

 

“那你?”盖爷看着石习生手掌心的伤口。

 

石习生指了指放在甜品旁带血的叉子:“我有防备。”

 

“她是谁?”

 

石习生站起身随意擦了擦手心的血:“虽然我不想承认······但,她说的没错,她是我的姐姐。”

 

盖爷瞠目结舌:“你······你不是孤儿么?”

 

“没有血缘关系。”石习生补充道。

 

“她想管你要什么东西?”

 

石习生沉默片刻,摇摇头。

 

“她人跑了,那潇潇怎么办?”盖爷急忙起身。

 

“我有办法追踪到她。”石习生笃定道,“就像我刚才找到这个地方一样,冯曼的行踪数据不断被超级程序记录下来,更新,比对,然后通过大数据分析,电子地图上会标记处她最可能存在的方位。”

 

说着,石习生又重新闭上了眼睛。

 

“你不要命了!”盖爷一巴掌推开石习生,“这什么鬼程序给你带来的负担太重,你不能再用了!”

 

然而石习生并没有理会,红光闪现,将城市内所有市政摄像头、私用摄像头、行车记录仪等捕捉到疑似冯曼的行动轨迹一一列举,随着数据的增加,其中重复的轨迹越来越少,直到最终,所有的线条重叠成一条,如同巨型的迷宫在石习生双眸间不断移动。

 

“找到了······”石习生在昏倒前,说出了最终的地点。

 

等石习生醒来,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昏暗的第二培植中心。

 

盖爷坐在报废的机箱上抽烟,背影有些模糊,甚至那发白的鬓角让人有些熟悉。

 

“我说了多少次······这里,禁止吸烟。”石习生虚弱开口。

 

盖爷没说话,只是缓缓转身,深吸一口,恶劣地吐在石习生脸上。

 

“咳咳。”石习生别过头,厌恶地瞪了对方一眼。

 

“你,是真的不稀罕自己这条命?”盖爷目光深邃,“要不是Seven和徐至魔把这东西从你眼球里取出来,我还真不知道,你所谓的追踪程序就是这么个东西!”

 

说着,盖爷将带着血的纱布丢给石习生。

 

而那里面,则包裹着两枚精巧的电子芯片。

 

“潇潇······找到了吗。”石习生逃避话题。

 

盖爷无奈叹了口气:“找到了,就在你最后算出来的地方,很安全,只是陷入了沉睡。就像你说的,被人催眠了。之前她对杨亚楠做的那些,也是被催眠控制的。”

 

石习生眨了眨模糊的眼:“Seven,给我杯喝的······”

 

“枸杞决明茶,清热明目,很适合现在的你。”机械臂像早已准备好了一样,端出了热气腾腾的茶。

 

“这件事我管定了。”盖爷突然不明意义地开口。

 

“什么?”石习生烦躁坐起身子。

 

“之前你不是说,叫我别多管闲事么?”盖爷站起身掐灭烟屁股走出二培,“这就是我的答复。”


-END-

作者|金子息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惊人院】(IDjingrenyuan),每天一个非正常故事,你爱看的奇闻、热点、悬疑、脑洞都在这里。


喜欢的话不如点右下角的小手支持我们鸭!❤️❤️❤️

评论(17)

热度(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