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人院

非正常故事研究中心,微信公众号惊人院在lofter的阵地。每天七点微信公众号准时更新,欢迎关注。

“她的包三万八,所以她必然是小三。”



 我“被小三”之后,作为受害者,收到了所有人的谩骂和网络暴力。


1

王腾感到焦躁不安。就在今天中午,一个陌生人加了他的微信好友,发给他一张照片。准确的说,是一张他和另一个女人的照片。


一年前,他才因为出轨和妻子杜薇闹得不可开交,如今第二次出轨,意味着如果离婚,他可能无法获得任何财产。


“你想要什么?”他问那个陌生人。


“我只是最近手头有点紧,只要十万,我会让这些照片彻底消失。”


王腾本以为这人会狮子大开口,没想到只要十万,对于他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他心中一乐:“行,我不想讨价还价,怎么给你?”


“知道富润广场吗?”


“知道,那个烂尾楼。”


“现金,晚上11点,准时到,要是迟到了——我保证11点01分,这张照片就会出现在你老婆的手机上。”


“我怎么知道你没有其他备份?”


“你没得选。”那人不再回复。


晚上11点,王滕已抵达这个废弃广场多时,周围漆黑一片,只能借助微弱的月光辨认方向。这广场后面有栋21层的烂尾楼,没有安装电梯,楼梯上也没有任何保护措施,他一步一晃,足足用了二十分钟才爬上了顶楼。


王腾累得气喘吁吁,四处张望着,忽然一柄尖锐的铁器顶住他的后腰。


“别回头!”那人用头套蒙住他,押着往前走。


“你带我去哪里?”


“别说废话。”


王腾不敢言语,只能顺着这人继续走,大概走了一二百步,那人忽然按住他,扯下头套。


王腾一睁眼,不禁吓出一身冷汗,他就在墙边上,再走一步,就会跌下楼粉身碎骨!


“你要多少钱,我可以给你,你说个数。”嗖嗖的冷风吹在王腾脸上,他往后缩了几分,可那柄刀还顶着他,他也不敢再退。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要先听哪个?”


“我没工夫跟你玩这样的游戏。”王腾怒道,“你到底想要什么?”


背后传来一声冷笑:“既然你不想玩,我来告诉你,好消息是我不要你的钱。”


“坏消息呢?”


“你和你老婆今天都会死在这!”


“杜薇······杜薇也在这?你也有她的把柄?”


“她现在好好的,不过半个小时后,她就会到这里来送死。不要以为任何人都和你一样,我没有她的把柄,但有她的软肋,对她,我只说了一句话,如果不在今天晚上给我10万,我会给你儿子来个硫酸浴。”


“你是谁,为什么要害我们?”


“因为你们过得太幸福,真是太幸福了!”


话音刚落,王腾被猛推了一下,失去了重心,空中只剩一声凄厉的尖叫。


两公里外,正开车前来的杜薇心中一震,好像听到了微弱的怪声——“也许是错觉吧。”心中如此想着,她继续朝富润广场开去。


2

“高队,这富润广场在六年前因为债务纠纷停工,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烂尾楼。”李昱说道,他和队长高季正站在富润广场21层顶楼上,四周是杂乱的建筑垃圾。 


“没有监控,没有目击者。”凉风拍打在高季脸上,“那死的四个人有关联吗?”


“第一位死者,蒋淼,男,28岁,职业是程序员,独居在城南里;第二位死者,易欣,女,27岁,职业是外贸公司员工,独居在四牌楼;第三位死者,杜薇,女,35岁,家庭主妇;第四位死者,王滕,男,37岁,现在经营连锁KTV,据说每年有小几百万的收入,他与第三位死者是夫妻,两人育有一子,住在城东的金山堂别墅区。所以除了他们俩,其他人之间没有任何关联。” 


“连续三天,四个没有关联的人,住在离富润广场十几公里的地方,深夜跑到没有电梯的烂尾楼来,生爬了二十几层楼自杀,谁会相信?”高季道,“这四个人的生活很好,没有感情纠纷、债务纠纷,那为什么要自杀?”


“是,肯定是谋杀,只是前两个死的时候,没有人往这方面想。”李昱苦着脸,“尤其是那个程序员蒋淼,公司、家,两点一线,很少出门,怎么会和别人结仇?”


“现场呢,有没有发现什么?”


“现场有第五个人的脚印,但只能大概计算嫌疑人的身高。”


“他们的通讯记录查了吗?”


“查了,没有特别的短信或来电。”


“现在可以通讯的手段太多,不一定通过电话的形式。”高季分析道,“这四个人,一定是受到凶手的利诱。”


“对了,高队,我上午查过他们四个人的记录,发现在一年前,有人报警杜薇当街打人。”


“当街打人?”


“我和当值的民警沟通过,案子也不复杂,就是王滕有了点钱,人也有点飘,婚内出轨了一个姑娘,被杜薇发觉。后来杜薇跟踪王腾,在中央商场发现了自己老公和那个姑娘逛街,于是跑过去把这个姑娘打了一顿,还把人衣服给撕了,现在网络上还有视频流传。”


“后来呢?”


“那姑娘只是受了点皮外伤,并不严重。到警局教育了一番,杜薇赔了她5万块钱。再后来,那姑娘,被人肉出来,在咱们江州待不下去,也就回老家了,很快网上这风波也过去了。不过这事······和这个案子好像没什么关系,毕竟已经过去一年了,更何况蒋淼、易欣也没参与。”李昱长叹一声。


高季沉思了片刻,道:“还有一些隐形的线索,第一,凶手是江州人,非常熟悉江州的情况,才能找到如此隐蔽的地点;第二,凶手的作案顺序很可能是做过精密安排的,就是想让我们认为他们彼此没有联系。既然目前只有那对夫妇的社交关系最为复杂,那就从他们开始查起!”


3

高季辗转反侧,难以入睡。他起身到书房中,打开电脑,在百度中输入王腾这个名字,思索片刻后,又输入了王腾出轨关键词。 


终于在一个论坛中,他发现了模糊的视频截图和关于人肉的信息:


竹山:男的叫王腾,是江州连锁KTV的老板,现在资产少说几千万,打人的是王腾的老婆,一起吃苦过来的,两个人孩子才四五岁。小三就是个普通白领,不知道怎么勾搭上的。


还有后续的跟帖:


1Heart:小三跟我朋友一个公司,叫河星国际贸易公司,专门做外贸的。这个小三可不是个善茬,据说和某个高层领导还有一腿,在公司里作威作福,私下里别人都叫她女老板,工资几千块钱,穿的戴的全是名牌,一个包都要三万八,不用想也知道钱从哪里来的。


后来被领导甩了,又开始到处卖弄风骚,去唱个KTV都能勾搭上老板,真是本事大。明知道对方有老婆孩子也要去破坏?大家要是有兴趣可以围观她的微博,名字叫珊妮^Chen。


以及更多的跟帖:


Tracy:身材样貌都不错啊,照片有什么用,还打码,有视频吗?


高季打开微博,搜索珊妮^Chen,发现账号基本清空,只留下一条声明:


珊妮^Chen:作为当事人和受害者,最近一段时间,我受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谩骂与侮辱,我并不需要因为钱而去讨好任何人,也不想破坏任何人的家庭,我只是“被小三”了,恳请大家停止对我的伤害。


然而却引来了更多的谩骂——


LXY:不要脸!真他妈不要脸!


无ck:那男的都说了,是你死缠烂打,人家老婆也把聊天记录晒出来了,你还不承认?


尘缘:一个包三万八,呵呵,对对,不是为了钱,是为了包。


怪喵:在她的逻辑里,钱不等于包,逻辑鬼才啊。


凌晨2点,李昱正在睡觉,忽然电话响起。


“喂,哪位?”


“王腾老婆打的人是谁?叫什么?”


“哦,高队。”李昱揉揉眼,“叫······叫陈珊妮。”


“有她的资料吗?”


“有,在队里。”李昱看身边的妻子仍在熟睡,起身走到阳台上,“有线索?”


“第二位死者,易欣,做外贸的销售,在河星国际工作,陈珊妮曾也在河星国际工作。”高季道,“四个人中,有三个与陈珊妮有关系。我们先去探探河星国际。”


4

“珊妮和易欣不在一个部门,平时的接触都很少。”河星国际的方总回答道。 


“你们是不是怕影响不好,所以才把陈珊妮开除了?”


“不可能。”方总苦笑道,“我开除谁也不敢开陈珊妮,他老爹陈康也是做国际贸易生意的,是我们的大客户,珊妮进我们公司也是他打过招呼的,大家都知道这层关系,所以平时都对珊妮很好,也没人敢得罪她。”


“你对陈珊妮的印象如何?”


“珊妮有点儿内敛,不喜欢说话,很文静,我想应该没人不喜欢她吧,她在公司很低调。”方总回忆道,“她呢,学东西有点儿慢,我也经常教她怎么做事。”


“那你对之前网络上的风波怎么看?”


方总迟疑了片刻:“珊妮就是被他老爸保护得太好了,一个小姑娘懂得也不多,才会被人骗,这么说来,其实我也有责任,没有保护好她。”


“那后来,您还见过陈珊妮吗?”


“没有,她回到丰城了,听陈康说现在做淘宝店,好像生意很挺不错的。我想应该没有什么影响了吧。”


李昱和高季在河星国际待了一个上午,还问询了易欣和陈珊妮的同事,并没有发现两个人有不合的迹象,陈珊妮也没有杀人的动机。


“丰城离江州不远,走高速的话一个小时,过来杀人并不难。如果陈珊妮这条线索断了,我们就真要从大海里面捞针了。”高季叹息道,“明天去会会陈珊妮,如果她有不在场证明,她就不会是杀人犯。”


5

“我不想再提那件事情。”陈珊妮化妆很浓,但依然看得出,她非常漂亮。 


李昱和高季终于找到了身在创业中心的陈珊妮,这是两层的厂房,地面是食品加工厂,二楼是办公区域。陈珊妮开了一家淘宝店,在网上销售创意甜点和蛋糕,生意很红火,不停有员工在打包快递。


“王腾和杜薇已经死了。”


“不要告诉我,我不想知道。”陈珊妮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惊讶,也没有追问曾经给她造成伤害的两个人是怎么死的,她并不好奇。


“陈小姐,那9号到11号这三天晚上你在哪里?”


“应该打麻将吧,我一般下午6点下班,和我爸吃过晚饭,就会出门和几个朋友一起玩,有时候打麻将,有时候去夜店,有时候做美容,一般凌晨两三点才会睡下。”


高季和李昱对视了一眼——陈珊妮有作案时间,她一般七八点钟出门,凌晨两三点才会回家,丰城离江州只有80公里,时间完全够了。


“有没有人可以替你作证?”


“当然······不过······”陈珊妮迟疑了片刻,“不过要等我一会儿,我们最近在做活动,我要和下面的人一起装车才能走。”


“陈小姐,你可是老板啊。”李昱笑道,“老板也要做这么多事情吗?”


“没办法,去年我们做活动,要送出500份礼品,结果300份被我们内部的人扣了。”陈珊妮感慨一声,“都觉得我年轻,没有社会经验,所以好骗吧。”


高季和李昱在一旁安静地等待,陈珊妮一边和同事们说笑,一边数着快递,全部清点完毕后,又看着快递上了车,才长舒一口气,道:“我刚才发信息给我几个朋友了,他们一会都会到我家,一起作证。”


6

陈珊妮和父亲陈康住在郊区的独栋别墅里,有几百平米的院子,里面种满了各式各样的花草树木,而陈康就在花园中浇水,看见警车进来,他才慢慢迎了过来,面色不善地说:“你们要什么证据,我一次性都给你,以后不要再骚扰珊妮了。” 


“没事,爸,我已经好了。”


这时,珊妮的三个朋友也从屋中出来,两男一女——“珊妮,怎么警察来找你啊?”


“叫我们来,请我们吃饭?”


“晚上我们去哪里啊?”


陈康脸色更为难看,低声说道:“狐朋狗友。”


高季道:“我们就是来了解一下,9号、10号、11号三天晚上,陈珊妮是不是和你们在一起?”


“是啊,当然是和我们在一起了。”


“在什么地方?”


“最近几天我们都在福兴茶楼,麻将档么。”


“几点到几点?”


“9点到凌晨2点。”


“期间陈珊妮有没有离开过?”


“没有吧,就是偶尔去洗手间,不过也是十几分钟的事情。”


“记下福兴茶楼的地址。”高季环望四周,发现别墅外墙上也安置了不少摄像头,他转向陈康道:“这个监控录像能看吗?”


“这是我自己安装的,录像如果需要,给你们拷走。”


高季和李昱在陈康的带领下进入监控室,调取了案发三天的录像,均显示在陈珊妮在8点半左右出门,凌晨2点回家,走之前,陈康和陈珊妮都会爆发争吵,可他还是一直等到凌晨珊妮回来后,才熄灯睡觉。


“为什么和女儿吵架?”


“她总是和那群人混在一起,凌晨才到家,我怕她吃亏,不要再被王腾这样的人骗。”


高季和李昱离开陈珊妮家,两个人又前往福兴茶楼,调取监控录像又咨询过当日工作人员后,已证实陈珊妮当晚确实没有离开过福兴茶楼。


陈珊妮排除了嫌疑,案子也陷入了僵局。


7

7月12日傍晚7点,刘晓艺洗完澡,一边敷面膜,一边打开手机微博,翻看新闻——“富润广场连续三天,四人跳楼自杀。” 


原来跳楼这么时髦,还排排队,一起玩?——她轻笑一声,在留言区评论道。


正在此时,微博弹出一条私信:


 “您好,我们是蒂丽舍烘焙官方账号,现在正推出网红流心面包免费试吃活动,您有兴趣参加吗?”


她第一反应是骗子,可点进去才发现,确实是官方认证的账号,蒂丽舍很有名,是一家网红淘宝店。


“我们是免费的,流心面包是我们新上市的产品,为了获得更好的用户反馈,我们每次新产品推出前,都会在微博中随机抽选,免费送出500份试吃,只要您品尝完毕后,给我们50字左右中肯的评价,我们还会再送给您200元的无限制代金券。”


“那怎么送呢?”


“我们会直接从总部发快递给您,请您告诉我们您的地址。”


“好的,稍等。”


两天后,刘晓艺拆开精美的包装盒——里面是两个小面包,卡通女孩的形状,只是眼睛和嘴巴诡异的红色,难免让人觉得阴森。


她轻轻捏了下面包,吓得魂飞破散,一把扔在桌上——血,是血从女孩的眼睛嘴巴中流出?


刘晓艺缓了好大一会才平静下来,才发现流出的根本不是“血”,而是类似豆沙苹果酱的“流心”,这些蛋糕房真会博眼球,吓死个人!


为了那200块钱的代金券,也顾不得这么多,刘晓艺轻轻捏住小面包,一口咬了下去······


8

“你瞧这是什么?”李昱拿出一只手机,放在一筹莫展的高季面前。 


高季打开手机,发现一段录像——那段陈珊妮被杜薇撕扯衣服的视屏,杜薇和几个女人一直在殴打她,而陈珊妮只是捂住自己的脸,一句话都没有说,直到衣服被全部扒光。


“这是谁的手机?”


“我们从蒋淼的房中搜到的,我们比对了视频时间和报警时间,当时蒋淼就在现场,应该是目击者之一,他录下了这个视频并传播了出去。”李昱道,“现在四个人都和陈珊妮有关了。”


高季忽然想起了什么,他立刻打开电脑,从收藏夹中翻出了当时爆料陈珊妮个人信息的帖子:


1Heart:小三跟我朋友一个公司,叫河星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名字叫珊妮^Chen。


“1Heart,OneHeart······”高季嘴里嘀咕道,“一个心脏,一个心脏,一心,易欣!这个账号可能是易欣注册的,让网站把当时注册信息查出来!”易欣和陈珊妮不在一个部门,而陈珊妮又非常低调,可能易欣并不知道陈珊妮是通过什么关系进入公司,就开始随口造谣,还爆料了陈珊妮的微博账号!


“可陈珊妮有非常扎实的不在场证明。”李昱道,“即便我们证实了所有死者都与陈珊妮有关,也无法将她抓捕。”


“她很可能是买凶杀人!”高季怒道,“一个女孩,手无缚鸡之力,没有能力杀死这么多人。她早就准备好买凶杀人,才约好朋友在9点到凌晨2点间打麻将,就是创造完美的不在场证明。”


“可我们没有证据,只有找到实际作案人,才能把陈珊妮和凶手联系起来。”


“先把她控制起来,审!”


正在高季准备出发的时候,手机响起了,居然是陈康的电话,还没等高季说话,陈康劈头问道:“是不是你们把珊妮带走了?”


“你说什么,我们还想找她呢!”


“昨天晚上,离开家后,她就没有回来。”陈康急道,“我去茶楼找珊妮,他们说,珊妮根本没有去打麻将,电话也拨不通,我开车到处找她,找了一夜也没有找到,肯定是你们抓走了,你们想对珊妮怎么样?证据不都给你们了吗?”


“高队,高队!别走!”李昱在高季身后高喊着,“出大事了!”


“什么事?”


“二百多人······二百多人食物中毒!”李昱跑得气喘吁吁,“他们正在医院抢救,都是因为吃了陈珊妮的蛋糕。”


砰!听到这个消息,高季手机跌落在地······陈珊妮根本没有失踪,而是逃逸了!


“立即和上级请示,增派人手,追捕陈珊妮!”


9

五天后,陈珊妮车子和尸体被发现在云凌水库中,她犯下滔天大案,又能逃到哪里去,最后只能一死了之。这个曾经美丽的女子被泡得发胀,已经不成人形。高季和李昱就在水库旁边,看着她被装进袋子中。 


“随身的物品有身份证、银行卡,驾驶证等,都证实死者是陈珊妮。”取证员道,“随身物品还有化妆品、口红、电击棒、防狼喷雾,估计是准备应急用的。”


“电击棒······估计是应急用的,怕遇到危险。”高季道,“收回证物室。”


“他们都曾在陈珊妮微博下谩骂,陈珊妮终于报复了所有伤害她的人。”李昱道。


“我早应该发现的。”高季懊恼道,“那天我们就在她公司里,看着她数快递、看着她装车,她害怕后面出意外,被我们发现破绽,惊天的计划就无法实施。”


“真是个心思缜密又心狠手辣的女人。”李昱感慨道,“也不知道她怎么买凶杀人的。”


10

陈康正在别墅中浇花,院子里面已经长满了紫色的薰衣草,这是女儿最喜欢的。突然,门铃响起——“你好,陈先生,我是高季,我们还有几件证物需要您来核对一下。” 


陈康打开门,只见两个黑洞洞的枪头正对准他:“陈先生,你该归案了。”


“你说什么?”


“幸亏李昱提醒了我,在你的老朋友——河星国际方总的印象中,陈珊妮是有点愚笨的人,所以她不可能设计出这么细致缜密的计划。


“陈珊妮从高中起在江州读的,在老师的印象中,她是一个很乖巧的姑娘,喜欢安静,老实本分,从来不会做越轨的事情,所以被杜薇打成那样都没有还手还嘴,也没有说一句脏话。


“而我们见到的陈珊妮过于机灵了些,不仅能管理这么大的淘宝店,在送出致命快递的时候,还面不改色,爱好居然是夜店、K歌、打麻将,这和陈珊妮以往的形象大相径庭。


“我们本以为她受了刺激,造成性格变化太大,后来才想明白,死在水库的陈珊妮只是一个替死鬼,她只是长得和陈珊妮很相像罢了。陈珊妮一直在江州读书,很少回丰城,所以邻居亲戚对她的长相印象不深,我们也没有从这个角度去核查。其实真正的陈珊妮在一年前就受不了打击和网络暴力而亡。而陈先生你把她的尸首藏了起来,如果我没猜错,就在这片花园地下吧。”


陈康眼角微微抽动,水壶跌落在地。


“你瞒着所有人,偷偷在花园中下葬,开始调查女儿的真正死因,并且秘密策划了复仇方法,还花钱找到了一个帮手——假陈珊妮,她帮助你开店,寄出致命快递,吸引我们的视线,还帮你伪造了不在场证明!


“这个时间段非常巧,9点到凌晨2点,你在9点与假珊妮假装吵架,并开了卧室的灯,让我们以为你一直在卧室中,而实际上已经藏在了她的车上,中途你换车前往富润广场杀人,杀人完成后,你返回丰城,让假珊妮来接你,在凌晨2点回家,又在监控中假装出现是在等女儿,让我们一直以为你在家中未曾出门,实际上,已经在江州连杀四人。


“假陈珊妮精通于化妆,所以我们每次见她都是很浓的妆,她也有自己原本的身份,事成之后,她可以从你这里拿到一大笔钱,还可以用自己以前的身份生活,神不知鬼不觉。所有事情办完,按照约定你到水库给她那笔钱。这个假珊妮不会想到,她自己也在你计划中,你用点击棒将她电晕,并推车入水。


“你为自己找了个非常奇妙的借口——我女儿失踪了,所以假陈珊妮死的当晚,我都在寻找女儿。让我们根本不会去想假陈珊妮的死是他杀!你还打电话给我们要女儿,都是为了转移视线!走吧,跟我去做DNA检测,看看死去的那个是不是你的女儿!”


 陈康跪倒在地,泪如雨下:“珊妮她不爱说话,回到家中还是一直寻求自杀,最后还是死了。而他们呢,蒋淼,一个随便散布视频牟利的渣滓;易欣,依然能够看到每天的太阳;更可笑的是,王滕和杜薇这对狗男女,一个欺骗我女儿的感情,一个撕碎了我女儿的衣服,居然和好如初,一如既往地生活在一起。我女儿根本不知道王滕已经结婚了,网上的人却根本不信!好像这件事从来没有发生过,只有我的女儿,一个彻头彻尾的受害者,自杀了!”


“不要以为让这么多人陪葬你就很伟大,你不是个称职的父亲。”高季道,“你没教会她珍惜美好,也没教会她如何面对丑恶。”


-END-

作者|粥饭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惊人院】(IDjingrenyuan),每天一个非正常故事,你爱看的奇闻、热点、悬疑、脑洞都在这里。


喜欢的话不如点右下角的小手支持我们鸭!❤️❤️❤️

评论(29)

热度(5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