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人院

非正常故事研究中心,微信公众号惊人院在lofter的阵地。每天七点微信公众号准时更新,欢迎关注。

剧透之前,请想好自己的遗言



那些剧透妇联4的人,后来都怎么样了?


1

吴昭河像是午夜幽灵一般游荡在街上,现在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他却丝毫没有感受到疲惫。


《妇女能顶半边天联盟4》破天荒地全球同步上映,他心急火燎地订了首映场的票,就是为了提前把剧透这一伟大使命牢牢把握在手中。

 

这种掌握一切的感觉实在是太棒了,吴昭河在脑子里把剧情又过了一遍,组织好语言以后迅速发了朋友圈和微博——

 

“所有人都死了!王大妈被家暴丈夫活活打死了!李大娘没有赢广场舞大赛,她羞愧难当,然后出了车祸!刘大娘最惨,她海鲜过敏,却在不小心的情况下喝了碗紫菜虾米蛋花汤挂了!正义联盟就此破裂,从此天下就大乱了啊!”

 

这么晚了,宿舍大门早关了。吴昭河闪身进入街边的一家旅店,入睡前,他脸上还挂着幸福满足的笑容。

 

第二天他是被手机的震动给震醒的。一打开微信,瞬间就跳出来十几条消息。


“你有病啊?剧透很好玩吗?拉黑了。”

 

“我最讨厌你这种剧透的人了!”

 

“屏蔽了,傻*。”

 

“剧透狗有毒?”

 

······


吴昭河挂着笑容,耐心地又点开微博,因为他带了关键词,所以被不少粉丝搜索到了,评论里也是一片谩骂之声。

 

“这些人不至于吧,我虽然剧透了,但是也帮他们省下了一张电影票。”这是吴昭河第十三次剧透成功,“剧透有什么不好的?我可是帮他们提前知道了未来的惊喜和刺激呢。”


吴昭河得意地想着,从旅馆走到了大街上。

 

眼前的场景突然像是水墨般晕染开来,轮廓模糊的公交车站人来人往,吴昭河察觉到有什么东西不对,却已经被人群推挤着上了101路公交。


狭小的车厢里弥漫着奇怪的味道,人类的体温让整个车厢变得闷热不堪。吴昭河拉住吊环,掏出手机准备在知乎上写一个长长的剧透影评。

 

公交车颠簸了几下,突然整个斜着甩了出去,慌乱中,吴昭河看见司机双眼紧闭,似乎已经昏迷了过去。


公交车整个撞在冰冷坚硬的水泥墙上,车窗的玻璃全部碎裂,翘起的金属杆猛然插进了吴昭河的胸膛。

 

“啊!”吴昭河大叫一声,却突然发现自己正站在大街上,周围的路人投来诧异的目光。

 

101路公交稳稳地停了下来。吴昭河双腿发软,冒了一头的冷汗出来,那司机的脸和他刚刚幻想里的一模一样。

 

难道他拥有了类似《死神来了》里男主的能力?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吴昭河猛然蹿入旁边的小巷里,跨上小黄车就开始追踪101路公交车。没过多久,那辆公交猛然向右一歪,在轰然巨响中变为了一摊燃烧的废铁。

 

在混乱的尖叫声中,吴昭河目瞪口呆。


2

吴昭河想了半天,觉得这怪事的发生没准和他热爱剧透这个特质有关。

 

他的人生也被提前剧透了。

 

但这可能是件好事,俗话说得好,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嘛。

 

他蹬着小黄车迅速杀到了学校,本来想翘课回宿舍睡觉的,但为了第一时间把电影剧情尽可能地传播出去,他还是蹑手蹑脚偷溜进了阶梯教室。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今天这节文学课的教授可是最喜欢抽同学举例子了。

 

黑板上的白色粉笔字写着中外英雄这个主题,吴昭河腰板挺直,鼻孔微张,一副“这种简单的问题我根本就不屑回答”的臭屁模样。果不其然,被教授点名了。

 

“那位穿黄外套的同学,你来回答一下。”

 

吴昭河十分倨傲地站起来,他眼睛一扫,背着手就口若悬河了起来。

 

“我认为无论是文学作品还是影视作品,都有那么几个值得我们回味学习的英雄。”已经有几个和他相熟的同学察觉大事不好了,他们悄悄趴下捂住了耳朵,“······而我今天要说的就是妇女能顶半边天联盟,王李刘三个英雄大妈的传奇故事,她们的生命虽然先后终结了······我在这插个题外话,我觉得第四部不太可能拍了······”

 

教室里响起此起彼伏的哀嚎声,无数仇恨的目光就像是利剑一样射了过来。


突然,吴昭河和他兄弟陶仁颜的目光对上了,对方惊慌失措地闪躲了一下。

 

吴昭河正在疑惑呢,女友小梅妆容精致的脸蛋突然像是工笔画般,一笔一划地在他眼前被勾勒了出来。

 

“阿河,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们就分手吧。”小梅的脸蛋有些模糊,但是那抹唇色却如火般清晰,“是我对不起你,你别怪桃子了。”

 

“你们这对狗男女!”

 

“我们也仁至义尽了,毕业以后才和你摊牌,一点都不影响你的论文和答辩,没了爱情你还有事业对不对?”

 

吴昭河差点吐血:“你们还要不要脸啊?一个是我最爱的女人,一个是我最好的兄弟,竟然背着我勾搭在一起了?现在还口口声声对我说仁至义尽?”

 

“我已经说了对不起了,你还想我怎样?”小梅有点不耐烦,“毕业以后他爸能给我安排工作,你呢,你又能给我什么?我拜托你成熟一点吧,人往高处走,这是社会规律好吗?”


“黄外套,你可以坐下了。”教授摆摆手,“答得还不错。”

 

吴昭河双眼赤红,嗷呜一声怪叫以后就扑上去掐住了陶仁颜的脖子,两个人在教室里厮打成一团。

 

小梅站在一边面若寒霜:“吴昭河,你发什么疯?”


3

吴昭河因为女友劈腿这件事受了不小的刺激,他连着醉了好几个月的酒,最后不仅错过了答辩的时间,还把陶仁颜给打成了重伤。

 

小梅当时也在场,不过她为了在陶家父母前表现自己,毫不犹豫地站出来指认了吴昭河。


他父母又赔钱又低声下气当孙子,陶家这才没有继续追究下去,不过这事还是闹到了学校里,吴昭河被开除了。

 

吴昭河终于冷静了下来。

 

前段时间他被剧透的人生是要在毕业以后才会发生的,有好几个月的时间间隔。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从立刻发生到好几个月,下一次剧透的会是什么时候?

 

他第一次成功改变了自己必死的命运,但是接下来面对女友的出轨,却只是让绝望提前发生了。

 

吴昭河不觉起了一身的冷汗,他第一次发现剧透这种事的可怕之处。

 

他真的可以抵抗剧透以后所产生的蝴蝶效应吗?

 

“小河,”仿佛一夜老了十几岁的女人端过来一碗热气腾腾的鸡汤,“别想这么多了,你得振作起来,爸妈是你的后盾。”

 

吴昭河眼眶微湿,正准备接过那碗,却感觉周围的环境忽然像是失焦的相片般定格住了,一小缕红热的火苗正缓缓在空气中飘荡。

 

“爸!妈!”到处都是滚滚浓烟,吴昭河掩住口鼻,却被突然蹿起来的火舌挡住了去路,父母的卧室房门紧闭,门把手被烫得融化。

 

吴昭河疯狂地撞开门,只看见他的父母被裹在燃烧的床上一动不动,火舌高高低低地舔舐着屋顶,这里仿佛是烈火地狱。

 

他痛苦地大叫出声,手里的白瓷碗猛然摔在了地上。

 

“我不会让这一切发生的。”吴昭河病态地喃喃自语,“不可能!不可能!”

 

“小河······”母亲担忧地看着他。


4

吴昭河闭目思考起来,一定有什么细节他忽略了,这剧透是给他的提示,他一开始的时候救了自己的命,这次也一定可以救父母的命!

 

到底是哪里被忽略了呢?吴昭河皱紧眉头,撞门的时候,门板冰冷的质感贴合在皮肤之上······


他穿的是短袖!那一定是夏天时发生的事!

 

还有三个月,天气大概就转热了,那场火灾一定至少发生在三个月之后!

 

吴昭河完全变了。

 

他就像是沉默的兽一般蛰伏在厨房里,不去社交不去找工作,每天就直勾勾地盯着厨房炉灶燃起的火苗。


吴爸爸酷爱香烟,但是吴昭河从来不允许他将打火机带回家,他的房间里时常放着一盆又一盆的水,密密麻麻的灭火器被他堆在屋子的各个角落里。

 

吴昭河像是绷得紧紧的弦,孤独而又固执地等待一场火。

 

“孩他爸,这样能行吗?”吴妈妈迟疑地问着,将几粒安眠药融进了汤里,“要是他知道,还不得发疯?”

 

吴爸爸两鬓斑白:“你瞅瞅他眼睛里的红血丝!这孩子实在是缺少睡眠!我昨晚三点起来撒尿,他还直勾勾坐在房间里呢!我问过医生了,这孩子就是缺觉,好好睡一觉,吃点好的,咱们再鼓励一下子!就一点事都没有!”

 

吴妈妈难过地落下泪来:“这孩子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吃过晚餐以后,吴昭河就继续回房间呆坐着,他有预感那场火就要来了。可是不知不觉中,眼皮越来越沉重,他恍惚地闭上眼,然后猝不及防地陷入了香甜的梦里。

 

吴妈妈探头进来看了看,她笑着回了卧室:“这药还是挺有效的,这孩子睡过去了。”

 

“是不是?我就说吧!精神养足了,百病都没有!”吴爸爸从床头柜里拿出打火机,迫不及待地点燃了指间的香烟,“我终于可以好好过个瘾了!”

 

吴爸爸一连抽了好几根烟,困意终于上头了,他随手把一根还未燃尽的烟放在烟灰缸里,翻了个身就睡熟了。

 

吴昭河是被尖锐的救护车笛声吵醒的,他受伤很轻,那些水和先见之明保护了他。


“我的父母在哪儿?”

 

护士露出几分为难和怜悯混杂的神色:“吴先生,请节哀。”


5

吴昭河安静地坐在病床之上,一连好几天一句话也没有说。

 

就在不久之前,他已经预知了自己的未来——在这所精神病院里孤独无依地老死。

 

这确实是个很平淡的死法,平淡到他不想在这段还未完结的人生里做出任何改变。一切是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呢?如果他的死亡没有被剧透,结局是不是不一样?

 

但要是再往前追溯一点点,如果他不剧透的话,这些悲惨的事情是不是就不会发生了?

 

他死死盯着雪白的墙壁,却突然冒出来一个诡异的想法。他被剧透的人生片段吃得死死的,为何不能主动出击一次,就算同归于尽,也要把属于自己的人生夺回来。

 

吴昭河无声地笑了。

 

没过几天,他终于抓住了机会,趁护士换药的时候偷了针筒。吴昭河躲在洗手间里,足足在血管里注射了二十次空气以后才逐渐丧失意识······


痛苦是很短暂的,一想到在能在这场剧透人生里重新掌握主动权,他就感到无与伦比的幸福。

 

可是就在吴昭河快要失去意识的那一刻,他却突然想起,之前几次剧透,自己都是改变了过程,却没有改变结局。


某种情绪却如潮水般席卷了他——既然他人生的结局,是孤苦伶仃的死去,那么他的自杀,才真正地证明了这样的剧透人生,其实根本无法逆转。

 

他不甘地想要尖叫,却像是被谁猛地扼住了喉咙,只能发出几句含糊不清的呜咽。


6

吴昭河苏醒过来,是在宿舍温热的阳光之中。

 

“喂,兄弟,《妇女能顶半边天联盟3》要上映了,你买票去看吗?”

 

“啊?”吴昭河只觉得恍如隔世。

 

“你不是最喜欢剧透了吗?买首映场的票去看啊。”

 

“剧透这种事情没什么意思。不过说起来这部电影,不就是她们都死了吗。”

 

吴昭河猛地捂住了自己的嘴。


-END-

作者|橘子药酒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惊人院】(IDjingrenyuan),每天一个非正常故事,你爱看的奇闻、热点、悬疑、脑洞都在这里。


喜欢的话不如点右下角的小手支持我们鸭!❤️❤️❤️

#惊人日报##黑镜#

大家看过《黑镜》嘛?强烈推荐!!!

你们最喜欢哪个故事呢?